【光明勢力系列15】【地球盟友Cobra】抵抗運動&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人轉世到地球的某個人類,他從小就經歷過許多深刻的靈性體驗,包含脈輪能量的完整流動,他也一直記得自己與昴宿星的深刻關聯。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並經由昴宿星人帶領他與抵抗運動接觸,進而成為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居住在地殼上部的地下住宅中的自由鬥士。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的面對面的直接接觸。

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協助人類移除及逮捕黑暗勢力(陰謀集團),並幫助人類社會得到最終的和平、繁榮與自由。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邦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我們正在朝著這個星球的解放目標而工作。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5月22日訊息

 

Alexandra:對於那些並不瞭解他的人來說,這裡可以介紹下—

柯博拉是真正的藍色昴宿星的聯繫人,一直被秘密地聯絡了35抵抗運動要求他保持匿名,他一直都在與來自X星球的存有們溝通著,協助抵抗運動。

作為阿加森網路和光的勢力的地球表面代表,他一直在努力地使人類為即將到來的事件做好準備。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任何聆聽柯博拉訊息的人都會帶著簡單的思考畫面而走開,那就是在想,光的勢力究竟有多少在每時每刻地支持著我們。說到這裡,我們有請柯博拉。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2月26日Alexandra訪談

 

 

E: 你再多談一下抵抗運動,你使用”壓縮突破”這個詞語,這也是你的名字COBRA的來源,你說過這個壓縮一邊來自外星人,另一邊來自抵抗運動。你想描述一下嗎?這樣我們才能以我們不常使用的方式來描繪地球,用地下城市的觀點(博主注:指地下城市中居住的抵抗運動的觀點)…

C: 這個星球是一個三明治。在地表以上的天空裡有光的勢力,就是正面的ET,他們把光從上面發送到地表。然後抵抗運動在地下,所有勢力在地表以下維持住並把光發送到地表。所以星球的地表就處於這樣的壓縮裡。所有在地表被壓縮的黑暗需要逃出來,因為光持續施壓迫它出來,這樣才能處理,治療和移除。當來自地下的光與來自上面的光在地表相遇,那就是壓縮突破的時刻,也就是事件發生的時刻。當事情一發生,能量上和物理上都會相當大,每個人將能看見。

E: “事件”之後,這些勢力的角色是什麼?地下文明和抵抗運動,他們會被我們所見嗎?這些邊界會不會消融,我們會知曉他們的存在嗎?

C: 是地,逐漸知道。他們不會直接曝露自己。首先他們會通過大眾媒體出現,一段時間後當人類開始自己的覺醒進程,他們就會直接接觸我們。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11月16日訪談

 

CARY: Cobra,你瞭解全球事務的脈搏,我們知道你跟我們的銀河兄弟有很密切的合作,你也是光明勢力的聯絡人。我們很高興你來回答一些問題,在這個行星解放的偉大時刻為我們提供你對很多事情的看法。我們第一個螢幕上顯示你的網站有2200萬流覽量,你有很多支持者,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渴望知道這個轉變的時刻發生了什麽。你網站的名字是門戶,光之勝利的訊息中心。這裡有個問題,我有很多聽眾可能沒有看過你在過去幾年寫的東西。能不能告訴我們誰是Cobra,你來自哪里?

COBRA: 我被抵抗運動選中,在這個行星解放的特別時期裡成為他們在行星地表的發言人。Cobra是這個非常時期裡我獲得的代號。

【地球盟友Cobra】2016.3.25訪談by Cary Ellis

 

COBRA – 我說得清楚一些。
我得到抵抗運動的指引要保持匿名不管人們是否理解,不管人們是否喜歡,事情就是這樣。如果人們對此有問題,那是他們的事。我只公開我得到的資訊。我有我的位置和我的指令為了我個人的安全,為了那些和我,和抵抗運動合作的人們以及為了抵抗運動的保護,我將繼續如此。

【地球盟友Cobra】2015.1.13訪談

 

我是誰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我貼出來的數據如果大家喜歡,就善用這些內容。就算您不喜歡,也請自行離開,不要在部落格亂倒情緒垃圾。另外,成天猜測我的身分只會害自己分心,無法看清地球上的真正問題。

我不需要為自己辯護,因為我沒有做錯什麼。我期望所有人能尊重我的隱私。我的線人,包括伊斯塔•安塔瑞斯也沒有做錯什麼。他們的隱私也需要得到尊重。

【地球盟友Cobra】2012年9月4日訊息【瘋狂的日子】

 

T:下一個問題是: 您是如何成為抵抗運動的發言人呢? 他們是如何接洽上您,光的勢力又是如何跟您聯繫呢? 您是靈媒嗎?他們何時與你第一次接觸?

C:1977年的時候,我在巴格達第一次與抵抗運動有過面對面的接觸。

T:等一下。 好的 請您繼續

C:在那之後我和抵抗運動陸續有過聯繫一段時間。之後當1996年黑暗勢力攻擊我,抵抗運動再度與我聯繫,我們用特定的方式保持聯絡,他們也傳授我自保的方法以及很多關於地球的真相。

T: (翻譯中) 好了,請繼續

C:好的。從那時候起我接受了抵抗運動的特定訓練後與夥伴們並肩作戰。他們在2012年指示我要開始用部落格,因為地表人類需要知道解放時刻是越來越近了。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11月14日訊息義大利/英文訪談】

 

Rob –我想問一下,是抵抗運動選擇了你,還是你選擇承擔現在的任務呢?

Cobra – 實際上,是抵抗運動讓我開設一個博客,這不是我的主意。我接收到一些建議,但那時我對此並不太高興,因為我覺得太早了。但他們說,現在就是時候了,於是我就著手去做,並開了個博客。

Cobra – 好的,我希望人們開始一起並肩作戰。如果你們想解放這顆行星,那麼我們必須合作。我是認真這麼說的。我們需要有一個共同的願景,一個共同的目標,並為之共同努力

【地球盟友Cobra】2014年8月1日訪談

 

 

“抵抗運動”要求我在2012年開設一個博客。在那時,一切都很確定轉變肯定會發生。

【地球盟友Cobra】2018布達佩斯揚升會議摘要- 4月14日第一部分

 

Alexandra: 因此我們需要像你這樣的聲音到臺前來給我們一些鼓勵。我知道你不能完全地對那些參與的人進行直接地鼓勵。其原因是顯而易見的。但是我感謝你的到來。我感謝像德雷克等等的這些人。不論有多少人在批評他們,我只想說感謝。

COBRA: 實際上我開始寫部落格的事情是一個很好的徵兆,因為在我完全確信光明勢力將會獲勝之前,我不想那麼做。

在某一時刻,抵抗運動讓我開始這個部落格,其明確的原因是現在是光明勢力獲得勝利的時候了,因此開始這個部落格,同時告訴大眾讓所有的人都做好準備這就是我被告知的內容。這是個很好的徵兆。

【地球盟友Cobra】2012年7月3日亞歷山卓拉訪談

 

Alexandra: 我們是不是處於這樣一個節點上,盡管我們取得了很大的進步,我們消除了星球上那麼多黑暗。光明的存有知道陰謀集團的陰謀詭計,而他們不可能逃脫。

COBRA: 是這樣的。這就是為什麼提供這些訊息會如此重要的原因。為什麼我要洩漏機密訊息?因為人們需要知道這些現在是我們做出選擇的時候了。對於哪些可以說,哪些不可以說,我都被給予了明確的指示。與幾年前相比,我現在允許提供的訊息比以往還多。

【地球盟友Cobra】2012年7月3日亞歷山卓拉訪談

 

Lynn – 對於那些沒有覺醒,不相信這一切的人,以及那些覺醒了但對事件衝擊有所懷疑的人,你有什麼忠告?

COBRA – 保持一定的懷疑是好的。在事件發生前不會有證據。

哪怕人們有所懷疑,只要他們知道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也是好的。因為當事情開始發生,由於他們事前得到了通知,他們就會知道做什麼。任何人去瞭解情況,做好自我準備都是好的,當事件開始時就不必再有懷疑,因為事情會一直發生

陰謀集團給大眾一個”什麼都沒發生”的印像,這是心理戰的一部分。這是執政官其中一個主要行動。他們維持”一如往常”的幻像,這個一如往常的幻像會一直保持,直到最終突破。在此之前沒有大事發生。我們就在這個僵持的局面中直到最後的壓縮突破,突破之後事情將會發生的非常快。

Lynn – 到時很多人將會醒來?

COBRA – 是的。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8月by Lynn訪談

 

抵抗運動也會在事件期間聯絡某些人。抵抗運動會給他們特定的數據,再藉由大眾媒體公開給人類。廣播電臺和電視臺也會收到一些資料,接著公開陰謀集團各種犯罪證據、外星人存在的真實證據還有地球現況的真實證據。這些都會在事件發生第一天的一小時內公開出來。

抵抗運動建議民眾在事件期間保持冷靜,繼續過正常的生活。保持社會系統穩定運作。他們希望電力、水力、大眾運輸交通系統繼續正常運作。基本上抵抗運動會幫助軍方,軍方也會保障公共設施可以運作下去。事件期間軍方只會出現在像發電廠、水庫之類的公共設施。抵抗運動也會跟地球上某些事件支持團隊和特定人士聯絡。這些人收到抵抗運動的指示之後,可以選擇去做他們該做的事情。

【地球盟友Cobra】 2014年7月12日【台北光的勝利會議一】

 

我在收到抵抗運動的指示後創建Portal2012部落格,目的是告訴地表人類2012年之後一些事情的進展。許多抵抗運動的地表特工人員也會閱讀這個部落格,因為它內含著一些給他們的編碼訊息。因特網是提供他們某些非極端機密情報最方便的管道,至少這些資訊可以安全地透過這個公共頻道傳遞。未來,抵抗運動也許會決定給社會大眾一些訊息,而這個部落格將成為抵抗運動在地球表面的正式交流管道。 

【地球盟友Cobra】2012年4月6日訊息【抵抗運動】

 

Alexandra: 這非常了不起。在我們開始進入你準備的其他問題之前,我想談談去年你在部落格的幾次更新,其中一個跟代碼有關。這是嚴僅限於抵抗運動解讀的嗎?

COBRA: 這些代碼訊息事實上是針對那些在地表工作的抵抗運動特工。僅僅是用這種方式給他們傳達最敏感的內部消息。這實際上是同時通知所有人的一種實用的方式。對於知情人士而言,他們可以很簡單地閱讀和理解這些代碼。而這是嚴格地針對他們的訊息。因此並不適用於其他對這些代碼含義進行猜測的人。實際上,我已經對一些代碼進行瞭解密,這意味著它們對正在進行的行動而言已經可以解密了。但就是這樣了,這就是全部。我也不會對不能即刻解密的事情發表任何評論。

【地球盟友Cobra】2012年7月3日亞歷山卓拉訪談

 

Hoshino:你在冬至公告RR9完成了。你可以讓我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嗎?

Cobra:那是光明勢力的某項任務。這個代碼是只給抵抗運動的密碼,跟地表民眾無關。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11月23日We Love Mass Meditation部落格訪談

 

 

Lynn – 這個人說,我注意到有很多Youtube頻道上傳你的訪談。在這些頻道中你的採訪裡有奇怪的聲音,回聲和刺耳的頻率讓我覺得煩擾。有很多似乎是故意寫錯日期,似乎是想讓聽眾感到灰心。我感覺這些可能是陰謀集團的虛假訊息代理人在嘗試阻止光之工作者。我在想他們在重新上傳你的訪問裡加入一些潛意識的負面訊息。你同意嗎。

COBRA – 我會這麼說,只有我的博客是抵抗運動官方管道,所以一切放在那裡訊息都是沒問題的。我無法保證以我名義貼在其他地方的訊息,因為一些人在其他一些管道會改變我所說的,並加以操縱。所以如果你有疑問,就到我的博客看看我是否有這麼說。這是我能夠保證的。
Cobra博客: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12月20日PFC 訪談

 

我現在獨自為聖光工作,不隸屬任何地表上的情報機構。

我絕不散發虛假訊息。我傳遞盡我所知道的事情來啟發民眾,主要目的就是要解放地球。

【地球盟友Cobra】2012年9月4日訊息【瘋狂的日子】

 

網路社群對於先前更新文章的冷嘲熱諷和各種反應證明人類需要非常多的療愈。

我曾經問抵抗運動:為甚麽我要持續更新我的部落格然後面對網路上的嬉笑怒罵?

他們跟我說:他們需要有人在地表世界承擔代表理智和冷靜的角色並且協助突破。
 

人類的一大問題就是會因為恐懼就失去判斷能力。有些人習慣抱持鴕鳥心態。他們假裝一切都已經完美無缺而且我們都已經合一了(新時代信徒)。

有些人成天散播恐懼;認為所有人都是陰謀集團份子(陰謀論主義者): 
http://sitsshow.blogspot.com/2016/10/Psychology-of-Truth-Sharing-and-Awakening-Others-with-a-Personal-Anecdote-Now-That-Youve-Awakened-How-Do-You-Awaken-Others.html

【地球盟友Cobra】2016.10

 

我根本無法理解為何某些人會相信這個部落格是一個巧妙的騙局然後認為我是在操弄群眾。這些人有很嚴重的疑心病而且應該去看一下心理醫生。另外,我會開始永久封鎖到我的部落格挑釁鬧事而且講話尖酸刻薄的網友。這些人以後都不能在我的部落格上留言。如果您不確定自己的留言算不算是在鬧版找碴,請在發文之間多花點心思然後預想留言可能帶來的結果。我不是在開玩笑。我一直堅守著遠比大多數人堅定的信念投入這一場艱辛的戰爭。我付出的犧牲已經遠遠超過大多數人可以承擔的損失。我理應得到我應有的尊重。

地表世界的黑暗遠遠超過我、抵抗運動或昴宿星人的預期。解決複雜的地表局勢肯定會導致進度拖延。我不喜歡拖延。大家也不喜歡拖延。沒有人喜歡解放進度一拖再拖。既然如此,請大家別再軟弱怕事了。請停止嘟囊抱怨並且用具體的行動把地表世界改造成一個比較像樣的地方。

【地球盟友Cobra】2018年3月22日訊息【昴宿星人】

 

Rob:我跟柯博拉是老朋友了,而且他如假包換是個人類。他是個誠懇而且光明磊落的好人。他向大家報告他所知道的資訊,當然他跟陰謀集團沒有絲毫瓜葛。很多人也跟他一樣為人類和地球努力。最近大家的生活過得焦頭爛額,開始擔心各種事情。很多人都在追蹤你的部落格,也喜歡你的文章。可惜有些人被負面思想影響,開始走偏了。

有人問我的想法。我認為口出惡言不影響真理,也不會影響光明勢力一步步地解放地球。不論人們相不相信柯博拉的訊息,我相信我們是贏定了

我希望大家多用點判斷力,弄清楚自己相信的事物還有看到的訊息。他的內容平和嗎? 是全新的訊息還是舊話重提? 還有他是正面的訊息嗎? 如果是就沒問題。不論如何,善用自己的判斷力。如果不清楚的話,就拿出耐心盡力學習,增長自己的知識。柯博拉你同意這樣的說法吧?

Cobra: 是的,我同意你的說法,而且抵抗運動在事件之後會公開並且證明我和他們互動以及一起共事過的各種事情

 【地球盟友Cobra】2014年5月20日訪談

 

Lynn –請關注我們網站上Cobra專區即時更新的Cobra訪談問答分類,網址是:http://prepareforchange.net/cobra-interview-faq/

我們按照主題把近一百個Cobra的採訪做了區分,方便你做真正有效的訊息查詢。我們希望你向Cobra提問時先查詢下這個分類,可能你想問的已經被提問並被回答過,請經常查閱最近的補充內容。

另一個在PrepareForChange.net網站上最新的一個成功的分類是:給抵抗運動的信,在這個頁面讀者可以給幫助地球解放的自由鬥士們寫信,抵抗運動會閱讀這些來信並瞭解到我們地球上的三維世界的生活到底是怎麼樣的,寫信的頁面網址是:

http://prepareforchange.net/letters-resistance-movement/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29日訪談 【柯博拉和柯裡的團結冥想專題聯合訪談】

 

 

我想在此向大家報告:我公佈情報不是為了要培養追隨者,而是為了要讓民眾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和拓展視野的機會。我發表事件相關的情報不是要讓民眾消極等待,而是要讓民眾用各種方式主動參與並且顯化事件。

即便是最高層級的單位,情報內容也是高度區隔,每個人也只會知道他/她應該知道的事情。我並不知道世界上全部的事情,而我所知道的兔子洞也隨著新的情報變的越來越深。不過呢,我的情報來源依舊十分可靠,而且不像地表情報來源有人格扭曲、主觀和心智編程等等的問題。

許多人因為看不到明顯的重大改變而感到灰心。任何劇烈的變化,例如主流媒體進行情報大揭露或是地表光明勢力直接進行介入都會引發一連串的事件,進而引爆奇異子炸彈。因此光明勢力只會在奇異子/夸克炸彈全數拆除而且毫無威脅之後才會採取大規模的行動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10月6日訊息【失落的1996年】

 

E: 是的。讓我們談談你的角色。似乎你以一個清楚的資訊聲音身份出現。當然你在不同訪問你揭露了很多吸引人並且難以置信的事情。

你能否從下面這些問題談起:在這個星球上你的觀點是什麼,你身處什麼位置上,隨著事情展開你如何成為今天的你?我想人們非常想聽聽你和其他可能站出來的人的故事。

C: 此時我是抵抗運動的發言人,我不是出於選擇這麼做的。實際上這是我生活狀況的一個結果。很多年前,我洩露了一些資訊,黑暗勢力對我進行攻擊,某些人對我反應非常強烈。我當時並不知情。抵抗運動保護了我,他們給我一些指引,這就導致了一段長期的合作現在我是他們在地表的代表。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因為那些人是我的兄弟姐妹,他們是我唯一的家人。基本上,我在星球表面的位置是臨時的。我不會永遠待在這裡。我在這裡是要履行我的任務,完成我的使命,然後我的道路會超出這個星球。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11月16日訪談

 

阿爾弗雷德:在這個進程中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

Cobra:【事件】之前我是抵抗運動的發言人。【事件】之後這將改變。但在【事件】之前,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

【地球盟友Cobra】2013.12.10訪談

 

Richard – 以下是關於志願和意識的問題。這裡有一個小問題,你是否自願承擔這個任務/使命?

COBRA – 幾千年前我自願承擔這個任務,但我那時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不知道事情會如何進展。

Richard – 你在地球上如何找回這個使命?

COBRA – 我不是在地球上找的,我早就知道我有一個不會忘記的使命。

Richard – 是不是一個呼召發送到宇宙尋找志願者來地球幫助轉變?

COBRA –是的。

Richard – 能不能詳細說一下,這個征招從哪里發出,如何發出?

COBRA – 有很多個來源。其中一個來源是行星本身的意識,蓋亞。因為那時光明勢力的進展不如預期,那個徵招發到各個星系召集技術最精湛的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戰士幫助解決這個情況。人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危險的任務,但不知道具體是怎樣。

Richard – 你在其他行星上有沒有進行過這種任務。或者我應該說你已經有過很多經驗?

COBRA – 我在銀河系裡參與過很多次任務,但從沒有像這次一樣。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10月18日PFC 訪談

 

Rob – 有人想知道,這是你參與的第一個行星解放進程嗎,或者你已經在往世,在其他行星上進行過解放事業。

COBRA – 這不是第一個,但肯定是最後一個。

【地球盟友Cobra訪談】2014.6

 

Alexandra:我注意到,在你2012portal網站上上一篇資訊“攻勢會繼續,知道最終並完成解放非物理層面。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會後退。”我喜歡它,你將它比作1944年的諾曼第戰役攻勢。今天,現在,我們確實在決定點。

COBRA:是的,如果你將這整個過程比作第二次世界大戰,那麼,我們在最終的結束階段。每一個人都知道我們會贏得戰爭,但是我們還沒有完全到那。我們到了對非物理層面的最終進攻。在物理層面,它會很快,並很有效率,將會在事件期間發生。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6月25日Alexandra訪談

 

Rob – 很好。我想問一下蓋婭行星解放進程的問題。這個行星解放進程誰是主要的監督者或者主管。是阿斯塔指揮官?源頭?你在誰的引導下工作。

COBRA – 沒有首領。只有不同的存有,他們在這個過程中有不同的角色,直接從源頭得到指引。我跟很多不同維度的存有有聯繫。一些在地球上,一些在地球外。

【地球盟友Cobra訪談】2014.6

 

T:那光的勢力是如何聯繫您呢?

C:我不是靈媒。我自有一套通聯方式。有時候是面對面直接接觸,有時候則是非面對面聯繫。我現在只能說這麼多了。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11月14日訊息義大利/英文訪談】

 

GFP:你的資訊來源是在哪里?他們工作於什麼機構?

COBRA:昂宿星人(直接的資訊-不是通靈而來),抵抗運動,世界各地的在隱匿經濟和字母表機構內部有深層關係的情報代理人。

【地球盟友Cobra】2012.5.20訪談

 

阿爾弗雷德:在談到那些專業術語之前,可能有些聽眾說:”這很好啊,但你的消息來源是什麼?”似乎你非常肯定你的資訊。這是你多年研究的,還是你從秘密網路裡得到的,或者是從交互維度(inter-dimensionally)裡得到的?你從什麼地方得到這些資訊?

Cobra:我有很多資訊來源。首先我與抵抗運動有一定的聯繫。如果稍後有時間我會說一下。我在所有主要利益集團也有一些線人給我情報。我很久以前也與昴宿星人有過物理接觸。所有這些來源結合起來讓我看到一幅非常精確的行星形勢的圖畫。

【地球盟友Cobra】2013.12.10訪談

 

Rob: 有趣了。我們來談論一些比較抽像的問題吧。就我所知,如果我記錯了請更正一下,我的老同事弗雷‧貝爾以前一直跟外星人保持聯絡。當我問他關於外星階層制度和其他事情的時候,他很篤定地回答:外星人有各種形式的階層制度。好比說有像是抵抗運動這種透過肉身生活的存有,還有像是昴宿星人身體更加精細的存有。然後還有來自高維度世界的存有。請問你收到的數據都是來自高維度世界,還是比較偏有實體的存有呢?另外跟你聯繫的X行星成員,有沒有可能其實高維度的銀河勢力已經解決所有的問題,只是他們還不知道呢?

Cobra:基本上,我有很多消息來源。好比說:抵抗運動、昴宿星人、高維度存有、地球上各種組織內部的線人…等等。確實有些情報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公開給尚未揚升的群眾知道,有些情報甚至連揚升大師都會被蒙在鼓裡一陣子。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一切的事情,因為這樣對地球局勢不安全。

情報要在不造成局勢動盪的時間點公佈,不然可能會導致地球毀滅的大浩劫。因為執政官的脾氣很不穩,任何時候出現太多的光都會讓他們失控抓狂。所以聖光要逐漸的增加,情報也要逐漸公佈出來給大家消化吸收,之後才會有更多的訊息。

【地球盟友Cobra】2014年5月

 

U : 你有一種物理方式用來與昴宿星人和抵抗運動聯絡,你多久用一次?

C : 經常使用。我要經常聯絡以獲得局勢的最新消息和可靠的資訊。

U : 你是地球上唯一有這種聯絡方法的人嗎?

C : 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U : 你也用這個方法來與揚升大師取得聯絡嗎?

C : 我也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地球盟友Cobra】2014.11.5訪談

 

Lynn – 我們知道你有不能揭露的機密訊息,但你有沒有內在的訊息來源?

COBRA – 是的,我有內在和外部的訊息,一直兩者都有

Lynn – 你能不能告訴我們一些?

COBRA – 不能。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8月by Lynn訪談

 

Rob – 好的。你有沒有與12委員會council of 12接觸?

COBRA – 有,但真正的12委員會是銀河聯盟的一部分。

 【地球盟友Cobra】2014年9月23日Rob Potter訪談

 

 

T:這個要求來自您必須保密的消息管道,對吧? 訊息是在您冥想的時候傳來的嗎?

C:訊息是來自於抵抗運動

T:是物理生活中會有的傳遞方式還是說您在冥想中接收到的呢?

C:對此我必須保留。

【地球盟友Cobra】2013年11月14日訊息義大利/英文訪談】

 

Cobra –基本上我已經解釋過這個過程。

抵抗運動每次在冥想活動前都會先發訊息給我讓我在部落格上發佈。網路上之所有有那麼多的人關注並閱讀我的部落格訊息,是因為我的部落格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群體在背後支持著。我的部落格不是代表我一個人,而是集聚了地下7千萬名抵抗運動成員的能量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29日訪談 【柯博拉和柯裡的團結冥想專題聯合訪談】

 

Rob: 能否談談紐約地下行動的最新情況-你以前文章提到的那個給抵抗運動領導人邁克爾Michael藏身的天狼昴宿聯合基地,我說得對不對?

Cobra: 那是1970年代的事情。那個基地現在…那裡的情況有點不同。

Rob: 談談邁克爾,他仍然在地下受到保護?

Cobra: 是的,他仍然領導抵抗運動。他還在那裡,現在非常活躍。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5月12日Rob Potter 採訪

 

Aaron – 就Rob Potter一樣,我深入研究過”地球之書”。裡面提到上帝作為一個七折fold的存有,每一折稱為一個天堂造物主之子。每個銀河系指派了一個造物之子。宇宙裡有10萬個銀河系。每個造物之子都有相同的名字叫Michael。耶穌基督是我們銀河系的Michael。

這個Michale是不是你所說的抵抗運動領導者?

COBRA – 不,絕對不是。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05月29日Lynn與 Aaron訪談

 

Patrick : 好的。請問抵抗運動和網際網路的發明人–提姆·柏納-李之間有甚麼關連? 

Cobra :我現在不會講太多細節。不過我能說抵抗運動當時用某種方法協助他。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9月28日東西方聯合訪談

 

Alexandra: 他們在轉錄的訊息中也提到,你從一位名為麥可的人那裡收到特別多情報訊息。但這聽起來你們有不少人。你說過大約有兩千萬抵抗運動特工跟你一起工作。

COBRA: 實際上他們不是跟著我一起工作。這更像是我跟著他們一起工作。你明白嗎?

Alexandra: (咯咯笑)是的!剛好說反了,不是嗎?

COBRA: 是這樣的。實際的數目大約是兩千萬。曾經有段時間人數更多。幾年前,大概五到十年之前,大概有七千萬的抵抗運動特工,但是我們隨即意識到我們不需要這麼多人,因此很多人離開了。

【地球盟友Cobra】2012年7月3日亞歷山卓拉訪談

 

Rob:這裡有另一個問題。既然有2千萬抵抗運動成員住在地下,為什麼他們不能參加每週冥想來達到關鍵臨界人數呢?

COBRA – 他們當然有做冥想,並且在他們的社會中達到了臨界人數,並做得很好。地表人類要達到那種和平的狀態,需要有關鍵臨界人數參與才行。

【地球盟友Cobra訪談】2014.6訪談

  

Lynn  – 我們的冥想如何幫助加強他們的行星解放行動?

COBRA –  能幫到很多,因為他們需要通過人們的冥想在行星地表上結成一張強大的網路,因為它加強了行星地表的光之網格。他們做不到這件事,因為他們不是住在地表,他們在地下,只有地表人類才有適合的心理結構。所以光之工作者以他們的共振場轉變地表人類會更有效,因為他們與地表其他人類有著相似的心理結構。抵抗運動非常不同,他們不能這麼有效地在心理上轉變地表人類,在能量上也一樣。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05月29日Lynn與 Aaron訪談

 

Lynn  – 抵抗運動是不是向你回饋我們的冥想強度和人數?

COBRA – 是的。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05月29日Lynn與 Aaron訪談

 

Hoshino: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參加我們的集體冥想嗎?

Cobra:抵抗運動有給我相關的情報。基本上,現在每天各種集體冥想的參與人數從幾百人到幾千人不等。

Hoshino:抵抗運動會定期追蹤冥想人數嗎?

Cobra:他們一直在監測參與冥想的人數。

Hoshino:我有什麼辦法可以追蹤冥想人數嗎?

Cobra:這種監測工作對地表人類來說並不簡單。你可以專注你的部落格的流量。你可以從流覽人數粗略估算出冥想的人數。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11月23日We Love Mass Meditation部落格訪談

 

Justin – 下一個問題是:請問抵抗運動能直接聽到或收到冥想民眾的想法和話語,亦或是他們只能收到模糊的意象?請Cobra回答

Cobra –  基本上抵抗運動很少和地表民眾進行心電感應。他們更專注於解放地球。確實有些抵抗運動成員這麼做,但是這些成員只占少數。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7月29日訪談 【柯博拉和柯裡的團結冥想專題聯合訪談】

 

Lynn  – 我們地表人類能否與他們心靈交流?

COBRA – 有可能。這發生了幾次,但不是非常普遍,極少地表人類對抵抗運動有足夠的覺察去聽到那種心靈接觸。

Lynn  – 向他們展示我們正在經歷的狀況有沒有用。

COBRA – 是的。對他們來說有時理解地表人類的反應並不簡單,因為他們心理上非常不同,你可以向他們多解釋一點,用心靈感應或者以書寫的方式發到你的博客上發給他們,這是一個很好的主意。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05月29日Lynn與 Aaron訪談

 

A: 抵抗運動知道我們正在思考,感覺和閱讀的東西。如果某個企圖去炸掉核反應爐,那麼抵抗運動也會知道。你們會有你的隱私。如果你的狀況他們需要瞭解,他們會集中注意力到物理層和非物理層

【地球盟友Cobra】2013/5/24~5/26,-爾麥,加州,新社會會議摘要

 

Hoshino: 抵抗運動是否透過觀察地表民眾能做到多少事情來判斷他們對事件的準備程度 

Cobra:他們不會測試地表人類,而是觀察地表人類。他們一直在改進他們的人類行為模型並且理解人類的行為。他們會根據他們的人類行為研究調整事件的計劃

Hoshino:抵抗運動對現在的地表人類有什麼看法? 

Cobra:他們知道地表人類長期受到嚴重的壓迫。他們期望地表人類在事件排除所有的壓迫之後可以跟光明勢力有更進一步的合作。地表人類需要非常多的指引、非常多的療愈和非常多的協助。不過整體的人類社會會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和平地度過轉型期。

Hoshino:如果我們希望抵抗運動用0-100評估我們對事件的準備程度,抵抗運動會給我們幾分?

Cobra:他們推斷地球上的覺醒民眾已經準備好迎接事件。主要的問題是不同派系的光工和光戰士們。這些團體之間還有很多衝突而且不常合作互助。雖然這種情況從去年開始有些改善,但是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Hoshino:我們要做哪些事情才能拉高分數?

Cobra:你是說全人類還是已經覺醒的人類?

Hoshino:你都說一下吧。

Cobra:已經覺醒的民眾要學著多合作,少內鬥。一般民眾要開始找尋真相而且不要只聽信大眾媒體報導的故事。

【地球盟友Cobra】2017年11月23日We Love Mass Meditation部落格訪談

 

 

兩個方面:

抵抗運動的任務是移除頂夸克炸彈。同時,他們需要這個星球上的核心團體是可靠的,而不是互相內鬥的,理解使命意味著什麼。他們需要核心群體瞭解自己的個性。當實際行動發生時,人們必須是可靠的。你必須能夠做你應該做的事情沒有一定數量的人群保持覺知,地球的轉變是不可能發生的

【地球盟友Cobra】2018布達佩斯揚升會議摘要- 4月14日第一部分

 

Lynn – 謝謝。在這個紛亂的關鍵時期,你有什麼激勵人心訊息相告訴光工和光戰士?

COBRA – 正確的看待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大家都累了,事情已拖太久。不過大家要明白:我們面對的是長達25,000年的黑暗。我們正在解除這個延續25,000年隔離狀態,而我們的目標是只用幾年來完成。我們在做一件大事,我們正取得長足的進展,最終的突破會到來,當它到來的時候我們都將從自己的艱辛努力中獲得回報。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8月by Lynn訪談

 

CARY: 我最近看到有關愛的戰士的訊息,他們現在正具現化更高的宇宙意識。他們愛的力量成長超過了之前所知的。你對此有什麼評論?

COBRA: 我會說各個不同團體在這個行星上存在了很多時間,他們正走到前線。尤其現在正是團結愛和力量能量的時候,這兩者不是分開的。愛的力量不只是溫和的能量,也是一股阻止所有負面性和轉化負面的力量。

【地球盟友Cobra】2016.3.25訪談by Cary Ellis

 

柯博拉(Cobra)訊息彙整:
https://www.golden-ages.org/category/cobra/collection/

阿斯塔指揮部代表–維里昂的電視轉播訊息https://mp.weixin.qq.com/s/Orj0CUbO66tbyhR3QOshrQ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k-xBDPelvk&t=1s

阿斯塔指揮部:對地球負面勢力的最後通牒https://mp.weixin.qq.com/s/SQZj3e_gDJ2w0pBbz8V2-A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hZb8toLpr4&t=16s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4/24/20190424-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