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訓練去誤導人們”—前大型製藥公司的銷售代表直言不諱

2020年7月3日,作者:德瑞克·克諾斯

文章來自“集體進化”網站作者傑弗里·羅伯茨

 

 

事實:格溫·奧爾森在醫藥行業工作了15年,並分享了她的經驗。幾年前,她出版了《一個處方藥推銷員的自白》。在下面的影片中,她分享了自己的經歷。

 

反思:如今的藥物到底是為了健康,還是為了利潤和控制?健康真的是醫藥行業的優先選擇嗎?

 

“沒有任何藥物是安全的”—這句話出自前醫藥銷售代表,《一個處方藥推銷員的自白》的作者格溫·奧爾森。

 

15年來,格溫一直生活在一個無意識的謊言中。她在強生、百時美施貴寶和雅培公司等世界上最大的醫藥公司擔任醫藥銷售代表。但是,一系列悲劇事件的發生使她開始覺醒,並最終看清了藥物背後不道德和殘暴的真相。

 

“這是一個靈性和意識覺醒的過程。我開始觀察發生了什麼,藥物到底在做什麼,以及各種虛假資訊。公司鼓勵我與醫生溝通時儘量淡化藥物的副作用。我開始意識到很多病人實際上正在被藥物折磨。”

 

在書中,格溫敘述了她作為醫藥銷售代表的經歷,揭露了這個行業不為人知的骯髒秘密。

 

正如她所說,當一種藥物拿到批文開始對外銷售時,我們甚至連該藥物一半的副作用都不清楚。她說:“我們被訓練去誤導人們。”

 

2004年是一個轉捩點,一場和醫藥行業腐敗有關的家庭悲劇改變了格溫的一切。

 

她說:“我的侄女當年20歲,是印第安那大學的一名醫學院預科生。她聰明漂亮,內外兼修。當時她出了車禍,醫生給她開了止痛藥,從此她就上了癮。”

 

格溫說,這種藥物的鎮靜作用使她的侄女無法集中注意力,所以她最終選擇服用興奮劑麻黃鹼來幫助學習。

 

“藥物的相互作用導致她最後住進醫院。醫生將她診斷為躁鬱症,而不是藥物中毒或對藥物有不良反應。他們讓她服用更多的抗精神病藥和情緒安定藥,這讓她走上了成為精神病患者的道路。”

 

不幸的是,格溫的侄女最終輟學了。在那之後她試圖戒掉這些藥物,但嚴重的抑鬱症又隨之到來。

 

“當時她的媽媽正在回家的路上,準備帶她去看精神病醫生,讓她重新服藥,我的侄女走進她妹妹的房間,將一盞天使燈裡的油倒在自己身上點燃,活活燒死了自己。”

 

格溫說,她侄女的自殺點燃了她心中的火花,讓她決定要公開真相,讓公眾知道很多人正遭受著藥物副作用的折磨。

 

“我答應過她,不讓她的名聲被玷污,要讓大家知道她的遭遇。她不會作為一個精神或基因上有缺陷的人被人們記住,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我意識到有成千上萬的人需要有人來替他們發聲,所以我選擇站出來。”

 

如今,格溫最大的擔憂之一是數百萬服用抗精神病藥物的兒童。這一數字在過去10年內呈指數級增長。這些藥物主要用於被收養的兒童,相當於是化學束縛。

 

 

“很多精神病醫生都是不誠實的,因為我看到他們在明知這些藥物會損害大腦,且不會有積極、長期效果,什麼都治不了的情況下還給人開藥。這些醫生僅僅是列出一些症狀,就稱它們為精神疾病或精神紊亂。”

 

精神病診斷的主觀性在精神病醫生、醫藥代表和醫藥行業之間創造了一個有利可圖的聯盟。診斷精神疾病不需要科學依據。不需要驗血,不需要驗尿,不需要PET掃描,不需要提供醫學證據。因此,這大大擴大了潛在的病人群體。

 

“當我發現這其中有多少欺騙和虛假資訊並且自己也被利用時,我感到非常失望和憤怒。我工作在第一線並無意識的傷害了人們。但我有責任,我現在背負著這個重擔。”

 

記得去看看格溫的書《一個處方藥推銷員的自白》,瞭解更多故事。

 

 

博客來 一個處方藥推銷員的自白: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F011761645

 

原文:

https://prepareforchange.net/2020/07/03/we-are-trained-to-misinform-ex-big-pharma-sales-rep-speaks-out/

 

翻譯:Claire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7/10/20200709-01-2/ ‎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