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蟎亞綱 – 蜘蛛存有3

 

 

本文是關於蜘蛛實體的介紹。

 

我一直對蜘蛛有一種強烈的恐懼,所以你可以想像當我遇到乙太蜘蛛時的恐懼。有天晚上我一個人在房間裡,突然一個很冷的實體進入房間。起初我看不見它,只能感覺到它,我胳膊上的汗毛豎了起來,整個人非常緊張。於是我掃視了一下房間想去尋找那只可怕的蜘蛛。我把床拉出來在床底下搜尋,希望沒有蜘蛛潛伏在那裡,因為要是那樣我只會尖叫著跑出房間。我找了很久什麼也沒找到,但那種感覺依然存在。那天晚上我剛要入睡時感覺有一種奇怪的存在。我睜開眼睛,看到了三個巨大的黑蜘蛛,當它們發現我能看到它們的時候,它們就穿牆而出直接消失了,我感到非常害怕。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這些蜘蛛每天晚上都來找我,大多是在我睡前打瞌睡時,我能感覺到它們的存在。我想要跑出房間但是被凍住了,我不能移動我的身體,身體處於癱瘓狀態。它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事情,甚至沒有嘗試過交流。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意識到自己正在面對一個挑戰—克服對蜘蛛的恐懼。我開始做蜘蛛的夢,巨大的蜘蛛在金屬的、蜘蛛形狀的飛船裡,它們非常危險。我開始出現有關星球被入侵,行星甚至整個太陽系被這些金屬蜘蛛炸毀的記憶碎片。

 

我在自己的第一本書《一顆星的使命》中提到過它們—“很多種族的存有以蜘蛛的形態存在。它們的意識和你在地球上遇到的蜘蛛沒什麼不同,但它們的比例是巨大的。它們居住在許多行星系統中,智力水準比地球上的蜘蛛要高得多。它們的意識非常冷酷,沒有愛。它們擁有情緒體,但不同於人類情緒,它們只能感覺並意識到痛苦。它們完全沒有同情心,是非常好戰的生物。儘管如此,它們彼此之間可以和平相處,因為它們是一個集體意識。它們以心靈感應/心靈遙感的方式連接在一起並可以感受到彼此,不是情感上而是身體上的。它們可以透過心靈感應波感受到同伴的意識狀態。你可以想像一個巨大的、由金屬線構成的網狀結構。想像一下電流從一個點通過這些金屬線,靜電、電流最終會沿著整個結構流動。那些蜘蛛就是這樣,它們的意識就是那張網。每隻蜘蛛最終都會感受到靜電,接收到集體意識傳遞的資訊。它們的意識水準是自動化的,就像機器一樣。

 

它們不像你能夠感受情感,它們只能感受到痛苦並有智力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它們有心智體,但它們的心智非常冷酷而且也是自動化的。這些蜘蛛存有濫用黑洞技術摧毀了自己的家園,接著開始入侵其他星球。它們來到地球並把它占為己有。它們建造的飛船又黑又冷。許多人的靈魂記憶裡都有這些蜘蛛的故事。你們中的許多人在其他行星上遇到過這些殘忍,沒有愛的存有。它們控制了一些區域,但在其他區域它們被星際聯盟擊退。這些蜘蛛存有數千年來四處侵略,在所到之處大規模製造破壞。”

 

我夢見過蜘蛛存有使用黑洞技術摧毀了他們的家園。在這之前他們並不是那麼冷漠和算計,他們具有愛的振動頻率。然而他們的家園發生了一些可怕的事,幾乎導致了整個種族的毀滅。成千上萬的蜘蛛存有死於這種黑洞技術,他們的身體細胞在瞬間的強光中爆裂。只有那些有機會上飛船的存有才能離開,我看到許多像黑蜘蛛一樣的金屬飛船離開了那個星球,沒有留下任何倖存者。

 

因為這些存有是一個集體,所以其他蜘蛛也能感受到這種痛苦,並且在數千年的時間裡不斷感受和這種痛苦的連結,他們因此發生改變。為了生存,他們不得不切斷所有的感受和知覺,完全轉向科技。他們用一種頻率技術瘋狂摧毀了許多星球。我看到他們使用巨型電腦改變想要征服的行星的頻率,他們投射有害且折磨的頻率,我看到許多種族因痛苦而尖叫。我還看到了戰爭,許多星球被炸毀了。

 

這個黑洞技術出現嚴重的錯誤導致許多存有死去,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當這些生命死亡時,他們的乙太身體仍然迷失在已被摧毀的星球碎片之間。我看到他們星球的殘骸漂浮在太空之中,那些脫離肉體並漂浮著的蜘蛛存有不知怎麼被困在了由於行星爆炸而產生的電磁力之間。這些乙太蜘蛛存有似乎一直處於痛苦中,它們一次又一次被電擊。我看到劇烈扭曲的痛苦。這些化身的乙太蜘蛛被永遠困住並迷失在這痛苦之中。這些乙太蜘蛛存有似乎一直處於痛苦中,它們一次又一次被電擊。我看到劇烈扭曲的痛苦。這些化身的乙太蜘蛛被永遠困住並迷失在這痛苦之中。

 

儘管蜘蛛存有征服了許多星球,但他們發現沒有一個可以當作家園,所以他們開始完全生活在太空中並打造了巨大的黑色金屬艦隊。他們將自己的意識與人工智慧技術融合來進行升級,這樣就可以永久地生活在太空中。這切斷了他們與神聖源頭的連結,他們的靈魂現在被包裹在一個閃亮的黑色金屬裡。當我在看電影《駭客帝國》時,我震驚地看到了像蜘蛛一樣的機器,因為他們很像我見過的蜘蛛存有。 

 

也就是在這段時間裡,我對食物高度過敏。一天早晨我醒來後發現自己的臉腫得厲害,幾乎睜不開眼睛,臉上到處都是酸性灼傷的痕跡,是淚水灼傷的。每次這些蜘蛛來過之後的第二天早上又是同樣的症狀。雖然過幾天腫脹會減輕,但皮膚修復需要時間,這期間蜘蛛再來一次,一切就又是從頭開始,所以我說痛苦都是輕的。我對所有的食物都過敏,最後住進了醫院。康復後我仍然對許多食物高度過敏。我不知道蜘蛛和我的過敏有什麼關聯,但我有一個推論。我想自己的身體能感覺到蜘蛛的能量入侵,並試圖讓我的安全系統、免疫系統進入紅色警戒狀態來引起我的注意。我能感覺到身上的每一根毛都豎起來直到有疼痛感,而衣服貼在我的皮膚上。似乎當處於危險之中時我身體動物性的部分就處於紅色警戒狀態。我能感覺到地球上的電流,就好像我困在其中被靜靜地煎炸,那是一種能量上的折磨。唯一能讓我擺脫這種感覺的地方是在大自然中,那裡頭頂上方沒有電纜。我開始在電腦中感受到蜘蛛的意識,就好像它在用二進位編碼組成1和0,編織著它的網路。

 

 

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的太空蜘蛛在外太空存活了100天但在華盛頓的國家博物館死亡

http://www.ibtimes.com.au/nasa-space-spider-survived-100-days-outer-space-dies-national-museum-dc-1265033

魯道夫·斯坦納—1921年5月13日在多納赫的演講

– See more at: http://wn.rsarchive.org/Lectures/19210513p01.html#sthash.E3jaL80A.dpuf

http://wn.rsarchive.org/Lectures/19050119p01.html

 

 

斯坦納: “地球上將出現一個可怕的種族,其特徵介於礦物和植物之間,是具有極端、強烈和邏輯智力的機器人生物。他們將蔓延並控制地球,就像一張由蜘蛛組成的網—這些蜘蛛非常智能,然而他們的組織甚至達不到植物的水準。這些可怕的蜘蛛會相互交織,相互交融,在他們的行動中模仿人類用其朦朧的智慧所構想的一切,而不允許他受到新的想像啟發以及所有通過靈性科學得來的東西。所有這些不真實的人類思想將會構成我們存在的現實。地球將被可怕的、礦植物類型的蜘蛛所覆蓋,他們將以非常合理的方式相互連接,但帶有惡意的意圖。人類將不得不和這些可怕的礦植物蜘蛛生物結合在一起。”

 

這些蜘蛛生物的性格將明顯是邪惡的[…]在一個全世界的電腦和網路連接的時代,你可能會沮喪的意識到這個預言是多麼迅速的成為地球上的現實。

因此斯坦納在此警告,這些介於礦物和植物之間的機器蜘蛛生物正迅速地在地球上繁衍。“幽靈”一詞也被用來形容蜘蛛。作者將他們與網路技術革命聯繫起來,這非常貼切。

 

我們稱因特網為萬維網或互聯網,或搜索引擎依賴蜘蛛來創建搜索,這不是巧合。看看那些術語—蜘蛛、蠕蟲和爬蟲都是用來描述網路或WEB中的進程的。據報導,人們在電腦、電視和電話線上見過這些奇怪的爬行生物,它們看起來像螃蟹和蜘蛛的雜交體,而且幾乎是機械的。我在家附近的變電站看到了一只黑蟹。我也見過它們在移動電話的桅杆附近,就好像它們是靠電力為生似的。我看到這些生物在這些裝置中來來去去。

 

網上有說法稱有一個外星人的電腦,它不屬於地球而是被傳播給了人類,所以我們有了現在谷歌的網路。谷歌(Goo-gle)和黑色黏液(Black Goo)有關(請參閱前幾章)。有人說我們的電視和通訊系統現在完全受控於人工智慧(AI)。這是一種基於蜘蛛的人工智慧,機器蜘蛛是以觸手狀的黑影形式命名的,這種黑影出現在筆記型電腦、有線電視和液晶電視等電子產品中。

 

“到邁爾斯家裡拜訪並讓他說出他想說的話,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我嘗試過打斷他但插不上嘴。他從閥門開始說起,然後進入電子旋轉,要怎麼觀察,模擬信號如何產生雙極信號,我們為什麼不能在沒有生物成因設備的前提下進入太空。”

 

 


http://www.express.co.uk/life-style/science-technology/568718/NASA-Robot-Spiders-Build-Space-Ships-Crafts-in-Orbit-Tethers-Unlimited-Earth

 

NASA資助的專案將使用機器蜘蛛在太空為人類建造家園。在NASA資助的新專案中,軌道機器蜘蛛可以用來組裝太空飛船。這個超前的新系統名為 “蜘蛛代工廠”,由Tethers Unlimited公司開發(注:Tethers意為栓牲畜的繩子)。該系統使用蛛形綱的機器生物在環繞地球的軌道上或更遠的太陽系中建造大型物體。科學家們用DNA分子製造出了微型機器人,這些機器人可以行走、轉彎,甚至可以在納米級的流水線上製造出自己的微小產品。《自然》雜誌概述了這些突破性的設備,這也許會催生出大批外科機器人,它們能夠清潔人體動脈或製造電腦組件。

 

 

在其中一個專案中,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團隊製造出了一個直徑只有4納米的機器蜘蛛,比人類頭髮的直徑還要小10萬倍。未來的機器人可以在納米級操作,比如清理人體動脈或製造電腦組件。納米蜘蛛沿著一條軌道移動,這條軌道由縫合在一起的DNA鏈組成,基本上都是預先編程的。這條軌道利用了DNA的雙螺旋分子—一種由四種化學物質所組成的結構,它們成梯級排列。透過“解壓”DNA,你會得到一條軌跡,就像鐘錶裝置中的齒一樣,齒輪可以繞著它移動,只要它與之嚙合。透過使用與軌道序列相對應的鏈,機器人可以行走、左轉或右轉,因為生物化學作用會吸引機器人去到下一個相匹配的片段。

 

蜘蛛的“身體”是一種叫鏈黴親和素的普通蛋白質。與之相連的是三條單鏈酶DNA“腿”,它們附著並切割特定的DNA序列。第四根腿是一條線,把蜘蛛固定在起點上。這項研究的負責人米蘭·斯托亞諾維奇說:“當機器人從起始位置被釋放後,它就會沿著這個軌跡與DNA鏈結合然後切割它。一旦DNA鏈被切斷,‘腿’就開始尋找軌道上下一個匹配的DNA片段。蜘蛛就是這樣沿著研究人員設定的路線走下去。最終,機器人會遇到一塊它可以與之結合但無法切割的DNA,它就會固定在這一點。”

 

為了觀察蜘蛛的運動,研究人員使用原子力顯微鏡來觀察分子機器人遵循四種不同的路徑。分子機器人之所以引起人們的極大興趣,是因為可以編程它們去感知環境並做出反應。例如它們可以注意到細胞表面的疾病信號,確定細胞已經癌變需要消滅然後釋放一種化合物來殺死它。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教授嚴浩(音譯)說,過去也有一些DNA步行者被開發出來,但它們沒走幾步就不行了。嚴教授說:“這種機器人可以走100納米左右,大概是50步。”“下一步是如何讓蜘蛛走得更快,如何讓它更具可編程性,這樣它就能在軌道上執行許多指令並做出更多決定。”在《自然》雜誌報導的另一項研究中,紐約大學的納德利安·西曼及其同事表示,他們已經建立了一個分子工廠的原型。他們的DNA機器人會根據化學指令以各種方式組裝黃金粒子。DNA步行者會途經三種DNA機器,這些機器給它們遞上由三只“手”抓著的黃金納米顆粒。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勞埃德·史密斯在《自然》雜誌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中說,這是首次使用納米機器系統而不是單個設備來執行操作,這是DNA技術發展史上的一大進步。據新興納米技術專案稱,全球有近60億英鎊的資金投入到納米產品的研發上,該專案追蹤新技術引發的環境和健康問題。

 

人們表示他們在剛睡著或醒來的時候看到了這些星光體蜘蛛。當我抽了DMT(二甲基色胺,死藤水的活性成分)之後,我近距離看到了他們。多年來我一直想嘗試DMT但一直沒有實現。所以當一個朋友說他有一些可以給我嘗試時,我非常興奮。我聽過許多關於DMT的事情,並期待著進入其他維度來一場豐富多彩的旅程。我沒有恐懼,只有興奮並渴望嘗試。我把煙斗放在桌子上,然後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等待開啟旅程。我以驚人的速度起飛,我能聽到耳鳴,之後突然被彈射到一個陌生的世界。它既不鮮豔也不美麗,沒有分形幾何,沒有蟲洞旅行,沒有靈體,也沒有其他人經歷過的任何東西。

 

我在一個灰暗的地方,周圍有許多黑色的大蜘蛛,他們似乎沒有注意到我。他們繼續在他們的網上四處走動,邊走邊修補。那裡還有其他的生物—影子生物,魅魔,淫妖,惡魔的臉,沒有一張是明亮的,就好像我是在透過一扇骯髒的窗戶向外看。這地方在能量上令人感到寒冷和不安。在遠處我可以看到一個門戶,在它的另一邊有著地球上美麗的景觀,但當我試圖去到那裡時,蜘蛛在我周圍織了更多的網。我能感覺到這些生物在我的大腦裡,在我的大腦裡我能感覺到壓力,這種感覺在我的大腦和臉上流淌,讓我感到痛苦。我也聽到令人不悅的頻率,就像粉筆在黑板上寫字,它讓我的整個身體都感到緊張。之後這段經歷就結束了,我回到房間,感到非常困惑還有一點害怕。我的朋友試圖讓我相信我看到的東西來自我的潛意識,蜘蛛只是我恐懼的表現,我應該多抽一些DMT。所以我照做了,這次我很緊張,因為我不想再回到那個陰暗的世界。我想我不可能兩次都去同一個地方,於是我再一次躺下並閉上眼睛。

 

 

我又回到了那個地方,但這次我可以好好看看周圍。那裡也有其他昆蟲類型的生物,有些正在和蜘蛛一起製造這個矩陣網。我想知道我在哪裡,然後我意識到自己是在人造矩陣的幕後。這些蜘蛛生物編織了這個人造的矩陣。我想離開那裡向門戶走去,就在那時我被發現了。突然我周圍出現了四個人影,其中一人戴著一頂奇怪的寬邊帽。看起來是沒什麼可怕的,但這些生物散發的能量太可怕了,我想我可能會心臟病發作。我的心在胸口砰砰直跳,我掙扎著試圖睜開眼睛讓它停下來但是做不到。我感覺周圍所有的生物都想要吃我,還有一個女妖想要強姦我。我呼喚蓋婭母親,她帶著許多蛇形存有來了,這時所有的負面存有都散開了。突然間我來到一個美麗的,五彩繽紛,鑲滿寶石的地方。這裡有一棵生命之樹,樹的中心有許多美麗的蛇。我從門戶回到地球之後就再也沒有抽過DMT,因為我不會傻到再回到那個陰暗的地方。人們看到的這些蜘蛛是在編織一個虛假的人造矩陣嗎?

 

來自印第安人醫藥卡片的蜘蛛含義:蜘蛛編織的網給人類帶來了字母表的第一張畫,這些字母是她網的一部分。小鹿問蜘蛛她在織什麼,為什麼所有的線條看起來都像符號。蜘蛛回答說:“為什麼是鹿呢? 是時候讓地球上的孩子們學習記錄他們在地球行走的成果了。”鹿回答道:“但是他們已經有了一些畫還有符號,可以顯示他們經歷的故事。”蜘蛛說:“是的,但是地球上的孩子們變得越來越複雜,他們的後代需要知道更多,後人將不記得如何閱讀那些岩畫了。”因此蜘蛛編織了第一個原始字母表,就像她編織了這個世界的夢想一樣,而這個夢想已經顯化成為現實。蜘蛛對現實世界的夢想早在數百萬年前就完成了。蜘蛛的身體就像數字8,由在腰部相連的兩個葉狀部分組成,再加八條腿。蜘蛛象徵著創造的無限可能性。她的八條腿代表了四種變化之風和藥輪上的四個方向。蜘蛛為那些被她的網纏住並成為她晚餐的人編織命運的網。人類就像是這樣,他們被困在物質世界的幻覺之網中,永遠看不到地平線之外的其它維度。

 

 

論壇評論區其他人遭遇星光體蜘蛛的經歷:

出自 http://www.linda-goodman.com/ubb/Forum15/HTML/002441.html

 

“你好我是新來的,我想說下自己的經歷並且想知道這裡是否有人接觸過這種類型的生物。我的經歷是令人驚恐的,通常是可怕的…不幸的是,我大部分的出體經驗以及清醒夢通常都是可怕的。但這是一件完全陌生的事,它是這樣的…我有好幾次從清醒夢中醒來(因為我變得不安,基本上是拔掉了做夢的插頭,把自己弄醒了),或者是在沉睡中被外部因素比如電話鈴聲吵醒,然後睜開眼睛就看到這些生物。大約有三次,他們以大蜘蛛的形態出現過,顏色很深,呈深灰色和黑色,大小和一隻貓差不多。他們通常貼在離我很近的牆上,甚至會移動到角落裡…我驚恐地盯著他們,然後大約5-10秒後它們就憑空消失了。

 

毫無疑問這是我經歷過的最奇怪的事情之一,但最近幾次有點不同。我醒來時看到我的頭上有一張半透明的網,網的中間有一隻半透明的蜘蛛,大小和我的拳頭差不多。當我盯著他看時,他也很快消失了。我做過一些研究但沒有找到任何有說服力的東西。事實上對這些東西的恐懼只是驅使我提出問題的一部分原因,我擔心他們可能是某種星光體生物,來壓制我的頻率並阻撓我的靈性進程。當然我還有更糟糕的想法,哈哈。如果我聽起來有點偏執妄想那真是抱歉,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最近夢裡的事情變得有點黑暗和令人毛骨悚然,把我嚇壞了!希望可以聽到各位對此的見解,非常感謝!”

 

“這可能已經有一年沒有發生在我身上了,但我曾經在白天休息時醒來看到天花板上有半透明的蜘蛛。我沒有服用藥物,但當我睜開眼睛看到他們時我會儘量保持冷靜,並且儘量長時間保持這種狀態,因為這太酷了。有時蜘蛛懸吊在離天花板一英尺左右的地方旋轉著他們的腿,有時他們只是蹲在天花板上。有些蜘蛛的顏色很淡,看上去毛茸茸的,但有些是細長的長腿蜘蛛。他最多只會待大概20秒,然後就消失在天花板上。我想他通常是在我不自覺的眨眼中消失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儘量不眨眼直接盯著他,但當你剛醒來時這很難做到。”

 

在我20歲出頭的時候,我記得從夢中醒來看到一隻近似蜘蛛的巨大的透明影子掛在我的床邊。我沒有立刻感到恐懼因為我知道那不是“真實的”。我只是盯著它看了一會兒,它平靜地移動著它的腿,就像在織布一樣,然後就慢慢地消失了。我斷斷續續見過它們好幾年了,我總是無視它繼續睡覺。2007年覺醒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它們,直到大約兩年前我才又見到。在這次大覺醒之後我只見過它一次,它有狼蛛那麼大。當我從睡夢中醒來時它就掛在我床邊的牆上。好奇心驅使我上網查了一下,發現了一種叫做“星光體蜘蛛”或“乙太蜘蛛”的現象。關於這個現象有很多負面的說法,人們說它們是負面的,是寄生蟲,會吸走你的能量,據說會在你睡覺時攻擊你。根據我的經驗是這樣嗎? 不,我不覺得它們對我有負面影響,而且我相當敏感。我看著它們,承認它們的存在,它們不會匆匆離去或表現出任何恐懼,也沒有散發出任何負面能量或恐懼…它們只是平靜地繼續織網。

 

這就引出了捕夢網的話題。有一個印第安人的傳說,據說掛在你床上的捕夢網可以在網的中心捕捉任何負面性或負面的夢。因為我經常醒來看到這些蜘蛛,它們總是在我的周圍織網,也許它們在我睡覺時編織一種“捕夢網”? 還有關於蜘蛛祖母的傳說,代表著女神能量。各種其他文化也認為蜘蛛是宇宙的創造者,可以帶來好運和財富甚至保護。我想這些解釋比那些基於恐懼的解釋更能引起我的共鳴!

 

經典的捕夢網有一個讓我非常熟悉的圖案,它讓我想起了一個環面的俯視圖:

我甚至從睡夢中醒來在上方看到一個發著白光的環面,上面閃爍著金色的光澤。我覺得在星光體蜘蛛、網、捕夢網的幾何形狀以及環面之間有一種聯繫,但我還不能完全弄明白。我在想也許蜘蛛事實上是被負能量吸引的,並把這些負能量從你的能量場吸走,因為它們是一種轉化者。這就解釋了它與蜘蛛網的聯繫,捕夢網的影響和創造,當然也解釋了它與環面之間的聯繫…環面本身就是在進行轉化。它迴圈並更新所有的能量,淨化它們。有沒有可能這些星光體蜘蛛不是偷取我們能量的可怕寄生蟲,事實上它們只是移除負能量? 想一想…https://makkada.wordpress.com/2012/11/02/astral-and-etheric-spiders/

 

 

莫吉隆斯症與蜘蛛

莫吉隆斯症是一種有爭議且人們知之甚少的疾病,即皮膚下出現不尋常的線狀纖維。患者可能會感覺有東西在爬、叮咬或全身有刺痛感。一些醫學專家認為莫吉隆斯症是一種身體疾病。其他人認為這是一種叫“寄生蟲妄想症”的精神病,患者認為寄生蟲已經感染了他們的皮膚。你的醫生可能會稱之為“不明原因的皮膚病”意思是一種沒有已知原因的皮膚狀況。其他醫學專家稱這種情況為“纖維病”。莫吉隆斯症最常見的症狀是皮膚不適。患有莫吉隆斯症的患者會感覺蟲子在全身爬行;皮膚下有灼燒感或刺痛感;強烈的瘙癢;突然出現的皮膚潰瘍,癒合緩慢;留下非常紅(色素沉著)的疤痕。一些患者報告說皮膚中有絲狀纖維。患有莫吉隆斯症的人有時還會抱怨其它症狀,包括注意力不集中,極度疲勞,脫髮,關節和肌肉疼痛,神經系統問題,牙齒脫落,睡眠問題和短期記憶喪失。

 

這些纖維的標本已被送去進行分析,回復是“無法識別”或“一段非生物成分的纖維”。一部分人報告說蒼蠅、蠕蟲和各種類型的寄生蟲以某種方式孵化和/或生活在皮膚下,網路上有很多這些案例的樣本。

 

莫吉隆斯症是一種多系統疾病,其特徵是出現新的皮膚狀況、潛在的神經系統和其它系統症狀。莫吉隆斯症的顯著特點是存在微小的皮下纖維。在光學顯微鏡(放大60倍)下可以看到這些不尋常的纖維,它們通常是紅色、藍色、白色或透明的,嵌在破損的皮膚裡,也存在於沒有破損的皮膚下面。這些纖維的確切成分仍然是個謎。—2006年2月14日提交給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病例定義

 

 

這些纖維來自哪裡? 是不是噴灑了化學凝結尾,克裡夫·卡尼科姆認為是這樣。他提出了令人不安的發現,即“失去活性的紅細胞”和生物工程纖維是這些所謂的“地球工程氣溶膠”所產生的沉降物。越南戰爭的歷史檔證實了有毒物質(孟山都公司的橙劑)和人工天氣製劑都是從軍用飛機上噴灑出來的。鑒於政府在人類身上進行秘密化學和生物實驗的悠久歷史,不難猜想莫吉隆斯症也是一種自我複製的生物工程纖維產品。這種纖維從飛機上噴射出來,同時也會釋放出地球工程氣溶膠—又名“化學凝結尾”。

 

2009年9月12日,PDX 9/11真相大會。“化學凝結尾”領域的主要研究專家,演講嘉賓克利福德·卡尼科姆分享了自己過去11年裡研究所取得的最新發現和結果。他承認相比之下自己的研究不為眾人所知但研究結果令人震驚,這也留下了一些嚴肅的問題需要解決。www.carnicom.com

 

 

優秀的德國科學家兼記者哈拉爾德·考茨·維拉與Bases創始人邁爾斯·約翰斯頓(他的頻道請參見下方)談到了被稱為“黑色黏液”的行星生命血液,以及這種黑色黏液是如何被帶到這裡來幫助外星勢力在地球上生存的,而布希家族和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別墅就建在一個巨大的地下異形黑色黏液罐上。他談到了一個星體投射者是如何看到他體內的外星人樣子,並畫了一個有著人類面孔的蜘蛛!在另一次對哈羅德的採訪中,邁爾斯·約翰斯頓談到了他和哈羅德是如何被惡魔或其他維度蜘蛛攻擊的,哈羅德則深入探討了他們用化學凝結尾到底在做什麼,這也是讓人費解的另一個帶有不同意圖的邪惡組合。

 

 

當我在顯微鏡下觀察世界各地的標本時,我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身體結構。比如單一的黑色、透明或彩色的小管/纖維或各種纖維的結合物。它們甚至可以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均勻的結構或束絲,從而形成各種子實體。也存在著液體或半液體原生質,氣泡,孢子狀以及單個的囊泡,孢子囊和類似昆蟲的結構。

http://www.morgellons-research.org/morgellons/morgellons-morphology.htm

 

安德魯·克羅斯是電學新領域的一位熱心業餘實驗者。他決定透過讓化學物質長時間暴露在弱電流下並以此發展人造晶體。安德魯將一些矽酸鉀和鹽酸混合起來,並在其中放入一個拳頭大小的氧化鐵塊。他希望讓小電池的電流通過溶液進入氧化鐵從而產生人造矽晶。將化學物質和電流結合好之後,安德魯就把它放在一邊。他是否無意間發現了一種從無機物中創造生命的方式? 1837年,安德魯為倫敦電氣學會寫了一篇論文,其中描述了他的經歷。

 

他寫道:“在實驗開始後的第十四天,我用一個小放大鏡觀察到帶電的石頭中央聚集了幾個白色的小斑點。四天後這些斑點的大小增加了一倍,每個斑點的周圍出現了六到八根細絲…在實驗的第26天,這些物體變成了完美的昆蟲,直立在生長的短毛上。儘管我認為這很不尋常但並沒有非常重視,直到兩天後,也就是實驗的第28天,放大鏡才顯示出這些東西的腿在動,我非常驚訝。又過了幾天,它們離開了石頭,在腐蝕性的酸溶液中四處移動。幾周之內氧化鐵上出現了一百多個這樣的東西。我在顯微鏡下觀察它們,發現小的有六條腿,大的有八條腿。其他研究過它們的人說它們屬於蜱蟎屬,但也有人說它們是一個全新的物種。我從來沒有解釋過它們是怎麼產生的,我也沒有一個結論。我原以為它們可能是空氣中的生物漂浮到液體裡繁衍生長,但後來我在密閉的容器中做實驗,把原料在爐中烤得純淨,也產生了完全相同的生物。因此我認為它們一定是從帶電的液體中,透過某種我不知道的過程產生的。”

 

我很有興趣從任何人那裡聽到關於這些蜘蛛的資訊。

愛你們的阿洛亞

 

原文:http://www.alloya.com/the-acari-spider-beings/

翻譯:Claire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11/02/20201102-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