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文化簡史 克里特文明-第二部份

獨一無二的文明

克諾索斯王宮有幾個著名的特點 :大型石階、廊柱並列的走廊以及華麗的會客室。米諾斯文化的美學特色就是不會刻意強調王宮的正殿或貴族的居住空間。文化歷史學家- 亞克奎塔·霍克斯認為這是克里特建築當中的”女性精神”。

克諾索斯遺址的人口可能達到了10萬人。人們利用一條鋪設整齊的快速道連通南方海岸的港口。這是歐洲歷史上第一條快速道路。 這裡的街道跟瑪利拉、斐斯托斯一樣鋪設整齊而且附帶排水系統。街道兩旁是2、3層樓高的建築物 。克里特島的房子多半是不加蓋的平頂建築。有些房子還加蓋了頂樓陽台,供人們在炎熱的夏夜裡乘涼。

霍克斯描述道:圍繞王宮興建的中央建築群經過良好的規劃,非常適合文明生活。普拉頓表示:當時民眾的家居生活已經相當精緻而且舒適。普拉頓寫道: “克里特島的民房可以滿足所有日常生活當中的實際需求,而切周遭的生活環境十分迷人。米諾斯人非常喜歡親近大自然。他們的建築設計理念是能讓人們可以盡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好。

克里特人的服裝設計兼顧美感和實用,而且穿上去可以自由活動。男性和女性都把運動當作一種休閒娛樂。克里特島上種植許多種類的穀物,而且畜牧業、漁業、養蜂業和釀酒業都十分發達。因而島上的飲食相當健康,而且種類豐富

娛樂和宗教經常是密不可分的。普拉頓寫道:克里特人喜歡寓教於樂。音樂、歌唱和舞蹈都是為了增添生活的樂趣。島上的人民經常公開舉辦儀式,而且多半跟宗教有關。”人們會繞街遊行、舉辦宴會。雜技藝人會在專用的劇院或木製競技場表演,其中包括知名的克里特跳牛。

雷諾德·希金斯總結了克里特島的生活:宗教對於克里特人來說是一件快樂的事情。人們會在宮廷內的神廟舉辦慶典,或者在山頂上/洞穴裡的露天聖所舉辦慶典。 他們的宗教和休閒活動密不可分。最重要的活動當屬跟牛有關的體育活動。克里特人會在王宮的中庭舉辦這些體育項目。年輕男女們會組隊並且跑向朝自己衝過來的公牛。他們會抓住公牛的牛角,然後前空翻跨過牛背。

在米諾斯社會當中,神聖的鬥牛運動似乎最能夠凸顯男女平等的夥伴關係。年輕男女們信任彼此,並且把生命託付給對方。這些體育儀式結合驚險刺激的競技、選手們的精彩表現和宗教的熱誠。米諾斯人在這些體育儀式當中展現了一個重要的觀念:這些活動不光是為了追求個人的享樂或救贖,更是要祈請神聖的力量造福全社會。

另外,我們要強調克里特不是完美理想的烏托邦,而是一個仍然有各種問題和缺陷的人類社會。這是一個在幾千年前成型,而且沒有現代科學的社會。 當時的人們多半只能透過泛靈信仰解釋大自然的各種現象,並且透過祭祀儀式安撫神靈。更何況,當時克里特文明以外的地方是一個逐漸由男性主導而且國家越來越好戰的世界。

我們知道克里特人也會生產武器。例如精雕細琢,做工優良的匕首。由於地中海的戰事增加,海盜猖獗,克里特人也發展了海戰技術,用來保護他們龐大的海上商業活動和海岸的安全。與其他同時代的高等文明不同的是,克里特人不崇尚戰爭。就連女神的雙面斧用來象徵豐饒的大地。她的雙面斧向是兩把耕田整地用的鋤頭。雙面斧採用蝴蝶造型,象徵女神的羽化和重生。

從遺址出土的文物顯示克里特人不像現代人那樣投入大量的物力研發會造成破壞的科技。相反的,證據顯示克里特人把他們大部分的財富用來過和樂而且有美感的生活。

普拉頓寫道: 克里特人的生活當中充滿了對女神的堅定信仰。女神是一切造物和祥和的根源。 這使得他們熱愛和平,厭惡暴政且尊重法律。就連統治階級內部似乎也不知道權謀野心為何物。我們在任何藝術品上都找不到作者的姓名,也完全找不到任何一位統治者的言行紀錄。

對於現代人來說,熱愛和平,厭惡暴政且尊重法律可能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克里特島的價值觀和鄰國的差異已經超出了學術圈才會感興趣的範圍。克里特的城鎮裡面沒有任何軍事設施。人們(在同時代的其他區域,高聳的城牆和綿延不斷的戰爭已經變成了常態。 克里特文明足以證明人與人和平共存的希望並非烏托邦式的白日夢。克里特神話把女神描繪成宇宙之母。人類、動物、植物、水和天空都是她在地球上的顯化。克里特人認為人類和自然是一體的。這個觀念在現代變成了人類在地球環境中生活的先決條件。

或許最值得注意的亮點是克里特社會的意識形態,尤其是米諾斯文明早期。克利特人透過藝術告訴世人: 權力不一定等於支配、毀滅和壓迫。 霍克斯是少數研究克里特文明的女作家。她在著作中提到: “國王出征凱旋之後羞辱並且屠殺敵人-這種事情在克里特島上是不存在的。”在克里特島,英明神聖的統治者掌握財富和權力,而且住在華麗的宮殿里。他們沒有任何驕矜自大,暴虐無道的跡象。

克里特文化的一大特色就是克諾索斯王宮或其他宮殿都沒有歷代君主的雕像或浮雕。王宮裡面常見的畫作是描繪女神/女王/女祭司端坐在獻禮隊伍正中央的場景。只有非常晚期的皇室成員才有製作專屬的肖像畫。唯一可能的例外是描繪一位年輕王子的彩色浮雕。他長髮飄逸,打著赤膊,頭戴孔雀羽冠,在花叢和滿天蝴蝶當中漫步。

同樣引人注意的是,米諾斯文明的藝術品沒有任何一件是在描繪宏大的戰爭或狩獵場面。霍克斯表示:”現代學者們推測米諾斯文明歷代的統治者可能都是女王。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從米諾斯文明出土的藝術品沒有任何一件是用來讚揚男性君主,然而當時幾乎所有發展到相同階段的文化都會用藝術品描繪英明神武的男性統治者。”文化人類學家- 露比·羅里奇也讀出相同的結論。她從女性主義的觀點描寫克里特文明並且指出: 雖然現代考古學家認為藝術品當中出現的年輕男子是年輕的王子或”兼任祭司的國王,事實上克里特文明從來沒有出土過象徵國王或是重要男神的文物。她也表示克利特人的藝術不會崇尚男性的男性的暴力和破壞行為。 在一個烽火連天的年代,只有一個可以在海內外維持和平長達1500年的社會才做得到這一點。

普拉頓也認為米諾斯人是一個特別愛好和平的民族,不過在他作品中提到米諾斯曾經出現過男性君主。 他也提到: “米諾斯的國王在統治自己的國家的時候會跟其他國家和平相處。” 米諾斯的政府和宗教之間有著緊密的關連。政教合一算是古代政治生活的寫照。不過米諾斯跟其他同時代的城邦在政治方面有一個鮮明的反差-米諾斯國王的權力有可能受到議會的制衡,而議會的成員除了高階官員之外還可能包括其他社會階級的成員。”

古代克里特文明是一個父權尚未成為主流的文明。許多介紹這個文明的資料多半遭到冷落。我們可以從這些資料當中發現許多現代西方文明重視的價值觀念。特別令人驚豔的是,現代人認為政府應該代表人民的利益。這個觀念似乎早在克里特文明就已經存在了,而且它出現的時間還比古典希臘時期的民主制度還早許多。另外,現代社會認為權力是一種責任,而非支配他人的工具。 這種在現代剛剛形成的觀念似乎是在重複古人的觀點。

從出土的證據顯示: 克里特人認為權力等於母親照顧家庭的責任,而非男性權貴集團透過暴力或恐懼強迫其他人臣服。克里特人透過這種觀念界定伴侶關係當中的權力結構,而且女性和女性相關的特質沒有被刻意貶低。當社會分工變得更複雜,科技進步開始深刻影響文化的演變方向,克里特人對於權力依然保持同樣的價值觀。

即使克里特文明已經進入青銅時代很長一段時間,人們依然認為女神是一切自然生命的創造者和供應者,同時把女神奉為一切神秘現象的至高化身。女性依然在社會當中保有顯赫的地位。 露比·羅里奇寫道: 克里特的藝術品和工藝品經常把女性放在中間位置,而且經常描繪女性在公開場合拋頭露面。”

有些人認為實施城邦國家或中央集權在社會結構上需要幾個要素:戰爭、階級統治和女性的屈從。克里特島上的城邦擁有雄厚的財富、傑出的藝術和工藝技術和發達的貿易。即使科技推陳出新,社會結構變得更複雜,分工變得更細緻,女性的社會地位卻從來沒有惡化。

科技革新造成社會角色的重新分配不但沒有削弱女性的社經地位,反而讓女性在克里特社會當中的地位更上一層樓, 因為科技革新並沒有從根本上顛覆社會和人們的意識形態。儘管科技進步促使社會需要新的角色,新科技並沒有導致克里特文明向其他文明一樣滅亡。相較之下,科技進步在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諸多城邦出現森嚴的社會階級,而且在西元前3500年左右戰事不斷。女性的社會地位也隨之低落。 雖然克里特文明也有出現都市化和社會階級,但是沒有發生戰爭,女性的社會地位也沒有下滑。

原文出自文化歷史學家-理安‧艾斯勒(Eisler,R)的著作《聖爵與刀刃》

免費電子書下載網址:  https://www.pdfdrive.com/the-chalice-and-the-blade-by-riane-eisler-e29599855.html

翻譯:Patrick Shih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4/01/0401-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