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基本人權還有保障嗎?呼籲各國正視治療新冠的可行方案(二)

 

二、疫情與疫苗相關分析

 

  病毒的毒性強弱,其實更重要的是看它的住院率和病死率,確診人數則只能用來看病毒傳播力。在瞭解各國疫情狀況之前,我們就先來看看這些國家是何時才開始施打疫苗的。以下這個網頁資料,已彙整出共47國的疫苗接種日期,各國幾乎都是在今年初才開始施打,只有德國是最早在去年12月27日就開始施打:

 

各國疫苗開始施打數據圖

 

  剛剛有說到,對於疫情狀況,我們不能單從確診人數來判斷,而在上面彙整各國疫苗接種日期的網頁中,所呈現的圖都是以確診人數變化來呈現,因而由此來看疫情的實際狀況就會比較有限。那麼我們再來看看,一些歐美主要國家從2020年5月至今的新冠病毒染疫病死率走勢圖,就能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歐美主要國家新冠病死率趨勢圖

 

 

  從這份資料的圖中顯示,歐美主要國家新冠染疫者的病死率早在他們開始施打疫苗前,就幾乎都在2020年11月以前就大幅下降,並且在2021年初開始施打疫苗後,反而未見病死率繼續明顯下降,各國病死率都在今年平緩維持在1%~3%。

 

  讓我們和各個主要國家的疫苗施打率一起來看,在這篇報導的資料中說到,截至2021年7/13各國已接種兩劑疫苗之人口佔比,美國已有48%、英國有52%、荷蘭有41%,若再加上只接種一劑疫苗的人口,那麼這些國家都已經有超過半數的人口接種疫苗:

 

這些國家疫苗接種率遠高於台灣

 

 

  奇怪的是,儘管這些國家已有這麼多人接種疫苗,從前文的病死率趨勢圖中,卻未見任何變化。這樣的情況似乎與我們一般所預想的不一樣,若疫苗能讓輕症患者轉重症的情況減少、並連帶減少重症患者的病死率,那為何在各國開始施打疫苗後,病死率趨勢依然平緩,而未見任何下降的情況?

 

  再來,現在媒體上繪聲繪影的印度變種病毒Delta,是去年10月5日在印度首次被發現,並因為它極強的傳播力而在各國造成許多確診案例:

 

維基百科 – Delta變種

 

  但依照前文圖中所呈現的病死率趨勢,在Delta變種開始肆虐各國的期間,這些主要國家在尚未開始施打疫苗前的病死率趨勢,反而都是繼續明顯下滑的。這是否表示Delta變種其實並沒有像原本預估的那麼危險呢?

 

  現在我們來看英國公共衛生部在今年7月9日所發表的統計數據,就公告了該國內各種冠狀病毒的病死率(見第11頁):

 

英國CDC統計數據報告

 

 

  資料中提到,英國變種(Alpha)的個案病死率是1.9%,南非變種(Beta)的個案病死率是1.4%,印度變種(Delta)的個案病死率是0.2%。單就英國的新冠病死率作比較,就能發現Delta變種的病死率實際上已經比它的前兩個變種還要低很多。至少在英國,Delta變種的病死率已經比歷史上其他流感的全球平均病死率再更低,趨近於季節性流感的0.1%的病死率:

 

維基百科 – 流行病列表

 

  如前所述,病死率變少正是病毒毒性減弱的指標,當病毒毒性減弱時,也就更能夠透過以有效藥物即早治療,來大幅減輕疫情嚴重程度,這部分將會在本文的第三部分來跟讀者詳談。

 

 

  既然Delta病毒的毒性已經減弱了,那麼新冠疫苗對於毒性更弱的病毒,應該會更具有保護力吧?但實際情況可能未如我們所預想的那樣,在這份7月15日的華爾街見聞的報導中提到,以色列當時疫情共逾7,700例新增確診,其中只有72例是曾經痊癒人群的重複感染,不到新增總數的1%,但卻有高達3,000名感染者是已完全接種兩劑疫苗了,佔新增總數的40%。

 

“德爾塔”讓以色列專家看不懂:痊癒人群重複染病率遠低於已接種疫苗人群

 

  已有自然感染產生抗體的人,與施打過疫苗者的感染數,居然有著如此大的懸殊差距;且這份數據也已清楚顯示,就算是已施打過疫苗的人,還是很有機會被感染。從這份資料當中可以初步發現自然免疫和疫苗免疫的差異,因此似乎很值得探討,自然免疫的保護力,是否實際上比起疫苗帶來的保護力還要高?由於單從這份資料無法得知重複感染者與疫苗感染者各自的背景人數,也無法得知疫苗感染者實際的重症率,因此還需要有更完整的資料才能進行分析。

 

 

  所以現在我們就來對於疫苗保護力進行探討,包含前文所述已施打疫苗者仍有高比例會被感染及病毒傳播的情況,以及提到各國開打疫苗後的病死率趨勢依然未有明顯下降的情況,這些都可能反應著疫苗保護力實際上並沒有如疫苗製造商所宣稱那樣地好。這裡就有關於疫苗保護力可能比製造商所宣稱的更低的相關討論(討論者有《英國醫學雜誌》副主編Peter Doshi、中國江蘇省CDC副主任朱鳳才、匿名的免疫學者):

 

專家釋疑:29%?95%?輝瑞新冠疫苗有效性到底多少?

 

  按照Peter Doshi的說法,新冠疫苗製造商在計算其疫苗保護力時,由於會將沒有做核酸檢測的數千名「疑似新冠患者」排除在外,而只會計入核酸檢測確認為陽性的患者,但由於這樣的作法可能會因為沒有考量到偽陽性、以及疑似新冠患者這部分的確診率,而導致計算結果失真,所以應該要將疑似新冠患者與確診者一樣,都納入計算當中。若假設疑似新冠患者都是確診者,那麼新冠疫苗的保護力就會從95%降到只剩29%,這將會遠低於世衛組織所要求的50%保護力。當然,這只是一個相當粗略的估計,但就算如此,新冠疫苗的保護力依然可能是被高估的,這部分的準確分析,就需要新冠疫苗製造商公開其試驗原始數據才能進行了。

 

  而若以目前輝瑞公司所公布的最新疫苗保護力,也已經從最初所預估的96%下修到84%了(若再如上文所提到,算入疑似新冠患者數,則疫苗保護力的數值可能會再更低):

 

數據顯示,輝瑞疫苗的效力在六個月後下滑至 84%

 

 

  那麼,我們再從實際推行疫苗的現實狀況來看,對於疫苗施打率最高的以色列來說,該國在今年初原以為接種疫苗可令有症狀感染率下降94%:

 

今年2月,以色列新冠疫苗施打已逾40%

 

  如今在7月的報告中,卻顯示已完全接種疫苗者,只剩40.5%能避免有症狀感染,預防病毒傳播的有效率甚至僅剩39%:

 

衛生部表示,新冠疫苗阻止傳播的有效性僅為 40%

 

  反觀在這份以醫學臨床專業為主軸的Healio期刊所報導的資料中提到,在各國開始施打疫苗之前,已感染過新冠病毒的患者,在接下來的8個月發生有症狀感染的機率降低了約85%,若包含無症狀感染情況則總體來說能降低80%:

 

已康復患者在至少8個月內基本上不會再感染

 

  這或許已能夠作為自然免疫與疫苗免疫兩者保護力差異的比較,在未施打疫苗的情況下,自然免疫的保護力長達至少8個月,且仍能大幅降低有症狀感染,然而在已完全施打疫苗的情況下,疫苗免疫的保護力卻逐月快速下降(從各國開始施打疫苗以來,連8個月都不到)。以此來看,讀者可以試著思考一下,這樣是自然免疫有效?還是疫苗免疫有效?

 

 

  讓我們從上文探討疫苗保護力的部分,再延伸來深入去談疫苗試驗過程的問題。剛剛我們是從實際施打疫苗後的狀況來判斷疫苗保護力,可能還是會讓一些讀者想說光是這樣仍不能說疫苗的保護力不足,畢竟疫苗是經過評估和授權的。那麼,我們就來看疫苗試驗本身的問題。

 

  在這篇報導中提到,就在輝瑞(Pfizer)和莫德納(Moderna)還在進行疫苗試驗的期間,它們雙雙都打破了協議,讓原本只能打安慰劑的對照組都允許他們接種了疫苗,如此一來失去了對照組的疫苗試驗,本身就已無法比較和評估疫苗本身真實的功效、有效性和安全性:

 

莫德納和輝瑞故意失去臨床試驗對照組測試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除了疫苗保護力不如預期、疫苗試驗失去對照組,新冠疫苗本身所造成的不良反應及死亡案例(如本文最初所提到的美國VAERS的統計數據),也就是疫苗本身的風險,也都需要被謹慎看待。

 

  對此,輝瑞(Pfizer)公司的前副主席、過敏與呼吸科研究首席科學家Michael Yeadon在受訪時,就提醒著新冠疫苗存在巨大風險,此為訪談過程的影片及中譯內容:

 

輝瑞前副主席:新冠疫苗風險巨大

 

  他在訪談中提到,新冠疫苗製造商沒有描述mRNA被注入人體後的去向,也不確定mRNA的效果會持續多久,因為在這類新型疫苗被研發運用之前,我們以往所施打的傳統疫苗,通常都只是裝著已死亡的病原體,由於知道傳統疫苗的原理,製造商不必再被要求說明已死病原體的去向及影響力持續多久。新冠疫苗屬於應用基因的新疫苗,卻也同樣未被要求說明mRNA的去向及影響力,但當它在人體內產生棘狀蛋白時,就可能會有引發血栓、甚至致命的危險副作用。

 

 

  德國首席科學家、海德堡大學病理學研究所所長 Peter Schirmacher,也在經過對於疫苗接種後兩週內死亡的民眾進行屍檢,發現有30~40%的人確實是死於疫苗接種本身的副作用,例如腦靜脈血栓或自身免疫性疾病:

 

德國首席病理學家對致命的疫苗傷害發出警告

 

  擁有 30 多年科學經驗的分子生物學家和毒理學家 Janci Chunn Lindsay 博士,也以新冠疫苗損害生育能力、導致血液疾病、甚至疫苗本身可能導致更多病毒突變等問題,而呼籲CDC應該要立即停止新冠疫苗的生產和分發,此處有她的論述的內容及相關學術資料:

 

著名科學家告訴 CDC,停止新冠疫苗

 

  台灣截至8/10因施打疫苗的死亡人數已達598例,此種死亡人數的大量增加,也是現在施打新冠疫苗後才發生的情況,過去施打傳統疫苗時,似乎未見有此情況的發生。

 

 

  此處有資料彙整了目前台灣所施打的不同疫苗品牌的副作用:

 

憂心血栓、心肌炎發生率?AZ、莫德納、BNT 疫苗副作用一次看

 

 

  儘管表格中說某些副作用是極罕見的,但導致的大量死亡依然是事實。在美國,光是這半年來施打疫苗死亡人數就比過去20年來所累積的還多了,表示施打新冠疫苗是一種具有相當高度風險的防疫措施。

 

  由於新冠疫苗的危險性,前文提及的輝瑞(Pfizer)前副主席Michael Yeadon博士,以及德國前公共衛生部門負責人 Wolfgang Wodarg 博士,向負責歐盟範圍的歐洲醫學機構提出呼籲停止所有新冠疫苗研究的請願,以保護民眾的生命安全,下方網頁有該請願書全文的pdf連結:

 

Wodarg 博士和 Yeadon 博士要求停止所有新冠疫苗接種研究,並呼籲共同簽署請願書

 

  以上資料有著各方科學家對於疫苗保護力、安全性、甚至涉及其合法性的重大疑慮,但如今當各國政府僅宣傳疫苗好處,卻未多加正視這些風險,甚至在目前病毒毒性減弱、疫情穩定解封的情況下,依然透過政策間接或直接強制民眾施打疫苗時,這樣的政策本身就有相當多應該被嚴肅看待和處理的地方。

 

  對於若不施打疫苗的話,該以什麼方式因應疫情?這就是筆者在下個部分所要談的事。

 

 

前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8/13/vaccine-00/

 

第一部分 – 疫苗引發的基本人權議題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8/13/vaccine-01/

 

第三部分解決疫情的其他方案: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8/13/vaccine-03/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微信隨喜打賞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8/13/vaccine-0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