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視銀河世界聯盟

 

 

2020年12月,以色列太空計劃之父哈海姆·埃希德(Haim Eshed)教授談到唐納德·川普總統曾與一個名為“銀河聯盟”的外星種族聯盟有過交流,這一言論在國際媒體間引發巨大轟動。埃希德表示:川普想要揭露有關外星生命的真相,但銀河聯盟回應稱人類還沒有準備好。埃希德有著無可挑剔的科學資歷和對機密太空計劃的深入瞭解,這意味著人們需要重視他關於銀河聯盟監視人類事務的言論,不能置之不理。

 

這引發了一系列問題:是否真如埃希德所說,存在一個公開干涉人類事務的外星組織?更重要的是,這個“銀河聯盟”與過去幾十年間不同研究人員、內部人士、聯絡人等關於不同星際組織干預人類事務,或涉及人類基因工程的說法有什麼關係。

 

在這個由兩部分組成的系列文章中,我計劃討論五個星際組織,這些組織已經被不同的內部人士和聯絡人描述過,且都與銀河聯盟有關。其中三個很容易混淆,因為它們的成員、職能和活動可能重疊,但仍有顯著的差異。另外兩個星際組織經常被認為是銀河聯盟的對手,因此更容易識別。

 

在這個系列的開始,我將從Farsight研究所主任考特尼·布朗博士的研究成果開始,回答埃希德教授提出的一些關鍵問題:關於銀河聯盟的存在及活動。

 

布朗博士組建了一個由五名遙視者所組成的團隊,他們多次收集關於銀河聯盟的情報,並於2021年2月公開發佈。以下是布朗博士對遙視的緣由所做出的解釋:

 

在Farsight研究所的許多遙視專案中,“銀河世界聯盟”一詞被用來指代一組行星文明。這些文明似乎支持人類,反對其他看起來敵視人類的群體及物種。好了,現在是時候找出這些詞語的更多含義了。

 

銀河世界聯盟到底是什麼? 或者,他們是誰? 他們是一個物種,還是一群物種和文明,有點像銀河系的聯合國?他們開會嗎? 他們是否在一些專案上合作,比如一個可能涉及地球和我們人類的專案? 他們是一個有著不同想法的多元化群體,還是他們的想法一致?

 

重要的是,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幫助人類,那在一個包含大量威脅或敵對力量的星系中,銀河世界聯盟真的能做些有用的事情嗎? 它的資源是什麼? 此外,它是否真的需要地球人類的協助?還是它已經足夠強大,不管我們人類做什麼,它都能幫助我們?

 

多次遙視的結果帶來了許多有價值的見解,關於“銀河世界聯盟”的存在以及布朗博士提出的其它問題。特別是在理解聯盟的指揮架構、聯盟應在多大程度上干預人類事務的政策辯論、聯盟的干預如何成為決定地球未來的“時間線戰爭”的一部分,以及個人可以做些什麼來支持聯盟努力協助我們的星球往積極的方向發展。

 

和此前由Farsight研究所進行的遙視實驗一樣,這些實驗是在未給定具體條件的情況下進行的。參與者只被告知專注於按順序呈現給他們的兩個目標。這樣做的目的是避免將遙視者的個人觀點和偏見反映到他們的觀察中。

 

遙視專案的兩個目標是:

 

1: 銀河世界聯盟總部/銀河世界聯盟關於地球和人類主題的最相關會議

 

2: 目前負責地球事務的銀河世界聯盟指揮艦,以及它的指揮官

 

每個遙視者在各自的總體觀察中對這兩個目標的回饋結果都高度一致,儘管細節因情況不同有些差異。但就這兩個目標而言,有若干值得注意的觀察,其中包括:

 

  • 銀河世界聯盟(GFW)是一個龐大而多元的組織,成員們對如何處理人類事務持有不同的觀點。

 

  • 有些成員反對進一步干預人類事務。

 

  • 銀河世界聯盟的對手,強大的地外敵對聯盟還牢牢地控制著人類,不容易被取代。

 

  • 銀河世界聯盟和它的對手在地球爭奪戰中發生過嚴重的武裝衝突,這給聯盟軍事指揮官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 如果銀河世界聯盟停止它的行動,地球就會遭遇全球性的毀滅,地球也會陷入大災變後的噩夢。

 

  • 銀河世界聯盟的領導層意識到,對手在整體軍事方面很強大,但如果銀河世界聯盟立場堅定,對手將放棄地球行動。

 

遙視者指的敵對星際力量是龍人-爬蟲人帝國(又名Ciakharr)以及獵戶座聯盟(又名Collective)。這兩個組織在之前的《南極洲的納粹及爬蟲人》以及《美國總統與外星人的會晤》中都描述過。

 

在對多個遙視者提供的數據進行評估時,布朗博士對這些爭奪人類控制權的外星聯盟提出了以下結論和看法:

 

關於銀河世界聯盟,我就開門見山了:地球上的人類需要儘快意識到我們正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銀河世界聯盟顯然在試圖幫助我們,但他們的資源有限。他們面對的是一股即使對他們來說也是巨大的力量。他們似乎確實有能力幫助我們,但看起來他們真的需要我們的參與和幫助才能做到。

 

有兩個原因。首先,銀河世界聯盟的成員似乎有分歧。大多數成員顯然希望提供幫助,但他們內部對提供幫助的實際能力,特別是軍事能力方面存在巨大懷疑。地球是一顆位於銀河系週邊相對落後的行星,所以這對我們有利。如果敵對勢力做出重大努力阻止銀河世界聯盟幫助人類,那麼很明顯他們可以把銀河世界聯盟推到一邊,但另一方面,我們值得他們付出如此大的努力嗎?

 

看起來,銀河世界聯盟的部分思考過程是計算此時敵對勢力不想發生重大對抗。如果這會讓他們付出巨大代價,那麼他們可能會放棄重大對抗的想法。

 

敵對勢力(龍人帝國和獵戶座聯盟)透過各自的爪牙和資產對人類有著強大的控制力。威廉·布拉姆利(William Bramley)在他1993年出版的《伊甸園之神》(Gods of Eden)一書中清楚地描述了這一點。該書追溯了幾個世紀以來人為的外星衝突,以及敵對勢力通過控制政治精英來操縱人類的進化。

 

接下來,布朗博士將核心重點放在銀河世界聯盟長期參與人類事務的情況,及其所涉及的內容:

 

很明顯,銀河世界聯盟中的許多成員認為人類是他們很久以前一個專案的成功結果,這個專案是從進化角度發起的,可能包含基因和文化方面的操縱和多年來的改進。我們是他們的孩子,他們關心我們,想要保護我們。但如果孩子不想得到幫助,父母該怎麼辦呢? 所有的父母都需要放手,讓他們的孩子決定自己的前進道路。可是如果孩子公開承認他們正面臨挑戰,轉而向他們的父母尋求必要的幫助,那麼哪些父母不願意幫助自己的孩子呢?

 

這就是關鍵。銀河聯盟目前面臨的最大阻礙是內部分歧。如果他們團結一致,想要在人類需要的時候幫助他們對付那些非常具有威脅性和敵意的侵略者,那麼他們就可以做一些有意義且成功的事情。

 

(譯者註:根據柯博拉2021年7月13日訊息,過去確實“許多銀河聯盟的委員會對於解放地球的做法並沒有統一的意見。”,但最新情況是“目前銀河聯盟已經一致同意要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大幅干預地表局勢。如果陰謀集團跨越了某條紅線,銀河聯盟就會提早介入地表世界,而且他們出手也會變得更重。”)

 

一個或多個外星文明負責播種或創造人類的想法可以追溯到埃裏希·馮·丹尼肯的開創性著作《眾神的戰車》(1968) 。

 

根據布朗博士從他的遙視團隊中得出的結論,銀河世界聯盟已經介入人類歷史很長一段時間了,他們也參與了人類的基因播種。但是,是否有不止一群的友好外星人試圖幫助人類,其中一些參與了長期的基因工程實驗?

 

未完待續

 

邁克爾·薩拉博士版權聲明

 

原文:https://exopolitics.org/remote-viewing-the-galactic-federation-of-worlds/?fbclid=IwAR1IRm9EhS7NjoIo6QdU3DKVsGfD2oS-I8isPKTaKJO-uBC3S2SsRFa8uJ8

 

翻譯:Claire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微信隨喜打賞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8/17/20210817/ ‎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