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主義是疾病 – 男性氣概是解藥

 

 

最近看起來,每個人和對於性別認知較為開放的老一輩都對男性的思想和世界有一些“深刻的”洞察力。在媒體中常以恐懼伴隨著輕蔑談論男性和男子氣質,好像我們是危險基因異常的人,需要在特殊的顯微鏡底下研究,以保護觀察者,免得被我們帶有硫酸的費洛蒙影響。問題是,大部分的男性“專家”並不是男性,或者他們對男性行為的觀察被深層的怨恨所污染。也就是說,他們不怎麼客觀。

 

我最近偶然發現大西洋月刊雜誌的一篇標題為“心理學有一個更健康的方法來建立更健康的男人”的文章。與令人尷尬的失敗廣告,吉列的“毒性陽剛”,同時發表,我想大西洋雜誌就像許多其他主流媒體一樣,為即將到來的宣傳推銷,並試圖聯合左派勢力來捍衛意識形態的犯罪夥伴。 YouTube甚至幫吉列把影片下面的”我不喜歡”投票數消除掉,恰好表明YouTube (谷歌公司擁有)不是一個企業,而是一個宣傳機器,就這麼簡單。

 

正如我過去心理學的文章所指出,不只是全球主義者,還有政治左派有用的白痴也被利用,這些人經常表現出許多自戀的反社會人士的特徵。我的觀察是,自戀的反社會人士在被發現或被起訴時傾向於幫助其他自戀的反社會人士。他們並不像大家所想的彼此孤立。事實上他們確實“組織化”,只要互相有利,就互相幫助。如果一個吸血鬼被村民用干草叉追捕,他們知道所有吸血鬼最終都會被追捕。

 

大西洋雜誌對男性的分析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它只是回到所有典型女權主義者的誤解和謬誤,但更為狡猾巧妙,並且可能對缺乏教育的人看起來“理性”。

 

我要求讀者研究這篇文章,因為它是人們所面臨的高等宣傳的例子: 偽科學和邪教的危險混合物。它表現得像是科學,同時又缺乏任何科學基礎。它表現得很公平,同時又在意識形態上偏向極端。它扮演地像是想要“幫助”男人,同時看待男人像是我們正在遭受一種被稱為“傳統男子氣概”的精神疾病。

 

事實上,女權主義與觀察得到的現實是如此脫節,以至於所採用的每個搖擺不定的觀點都與事實完全相反。通常這是設計 – 這些人對於科學上或道德上是否是正確論述並不感興趣,他們只想以任何方式“贏得”論證。左派看門人Saul Alinsky的辯論和革命方法總是在當他們要推動意識形態的時候,消除一切道德和原則。目標是以最有效的方式誹謗你的對手,即使誹謗完全是詐欺;同時要是事實對你不利,便不惜一切代價避免事實。

 

也就是說,我也認為社會正義戰士如此沉浸在邪教和狂熱中,他們真的忽視了現實世界和具體證據。在許多情況下,他們甚至可能不明白他們所宣傳的謊言實際上是在排斥大眾,而不是教導。 現在這利益於我們; 他們的妄想是我們的收穫。妄想可能是很有影響力的,妄想可能會失去控制。如果不久的一天,關於男人和男性氣概的謊言變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於我們的社會被反男性的宗教所吸引,要怎麼辦?

 

好吧,在今日有些已經造成損害。那麼,關於男性氣概的謊言是什麼? 何不從大西洋雜誌的暗示性標題和內容操縱開始…

 

男性一定要被建構或是被塑造?

 

社會正義崇拜者著迷於如何塑造社會。不只是大規模的塑造公眾輿論,還想把每個人塑造成特定的意識形態標準 – 完美機器中的完美齒輪。他們想控制人們的思想,而且他們會做任何事來達到目的。問題是男人不是建造出來的,男人是被生出來的。並沒有”傳統男子氣概”這種東西,只有生理性質上的男子氣概。

 

男人和女人的大腦是不同的。這是生理性質上的事實。我們不僅在荷爾蒙效應方面不同,而且我們的大腦在神經方面上的功能也不同。社會正義集團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試圖用垃圾科學作為事實來否認遺傳現實。一個小小的提示給女權主義者:如果一個小組開始研究時已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想法,那麼他們的研究絕不是科學的。

 

男性特質是生理必然性的結果。這些產物結果在大多數男人心理上表現為保護,提供和留東西給後人的願望。這些男性標準主要是天生的,它們是數百萬年演變的結果,而不是女權主義者聲稱的“社會”的專制產物。男性特質一直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這就是為什麼它首先存在的原因。

 

只有在過去30年左右的時間裡,生理上的男性特質突然被視為異常或者不自然。

 

男性驅動是社會建造

 

大多數男性與生俱來的生物驅動導致某些行為:例如,我們往往比女性更可能冒著生命威脅或改變生活的風險,這意味著我們可能會做一些相當愚蠢的事情,或者我們可能會做一些相當傑出的事改善我們的未來。許多男人在生活的各個方面都是恆常的賭徒; 女人則不是那麼明顯。她生命中最大的賭注通常是她選擇與誰和她共度未來。

 

男性找尋他的歷史定位,並經常嘗試再改良。他們想創造一些印記並說“我增添了一些在這世界,我讓世界更好,記住我…”。女性更傾向於生物性傳承,經由培養孩子和家庭(因此我們都聽說過“生理時鐘”。)

 

男人也渴望家庭,但首先得在繼續我們的血統意義上。一個先入為主的成見是性已被描繪成一般定義男性的“罪行”之一,但從生物學角度來說,男性的目的是追求,坦率地說,這是必要的。

 

西方男性睾酮水平至少在過去30年內急劇下降。這個問題的根源有爭議,但我會注意到像抗憂鬱這樣的治療精神藥物已經成為睾丸激素殺手。利他能 (Ritalin),在今日為數百萬計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 (ADHD) 兒童的處方籤藥物,用來抑制可能被描述為正常男性的過動行為,在一些研究中也與降低睾酮和干擾青春期有關。最後,類鴉片劑藥物也被確定為睾酮減少的罪魁禍首。 隨著美國陷入類鴉片劑藥物危機,你會覺得訝異男孩轉變成男人會遇到這麼多麻煩嗎?

 

我會引用說是女權主義理想控制男性行為(通常是藥物)作為問題的一部分。將此與社會妖魔化男性氣質加以結合,你就會知道讓文明崩潰的訣竅。結果很明顯。

 

雖然女權主義宣傳經常將女性視為我們現代所有性活動的新“追隨者”和裁決者(角色轉換的謊言),在不那麼自信和較不具有攻擊性的男性,結果正變得明顯。在西方和日本等西方影響深遠的國家,對男性氣概的警告顯然導致了極端的後果。人口不再補充,一些國家的人口甚至突然下降。

 

在左派意識形態產生激進的女權主義和經濟社會主義的社會中,諷刺的後果是不可否認的。在社會主義中,人口老齡化需要更多的年輕人替代,以便從經濟上支持那些退出勞動力市場的人,但人口減少在社會主義框架中造成了越來越大的空虛。作為回應,這些國家的左翼分子建議大規模移民來解決問題。 然而,這種移民大多來自東方文化,這些文化的信仰完全違背女權主義理想。

 

女權主義嘲笑男性氣質導致他們進口了最初他們指責西方男性長久存在的“強姦文化”。笑也沒關係,我知道這很荒謬。

沒有了強力的男性氣質,就只能在政治上的社會主義和集體主義者環境下存活。帶走以消費為基礎的經濟,生產被拋棄,取消福利和權利津貼,剝奪極端的大政府過度保護狀態,迫使人們自力更生,所有女權主義者的廢話直接去垃圾桶。當系統不再是提供者時,人們總是期待男人和男性氣魄來挽救。

 

男性氣概不健康?

 

證據表明我們應該完全顛倒這種說法,並說男性氣概是完全自然的,女權主義是不健康的。女權主義是一種疾病,男性氣概是療癒方法。

 

如上所述,與女權主義不同,男性氣質不是社會建構成的或是一種意識形態,而是一種固有的生理性現實。女權主義者經常表達男性氣質為“不健康”的行為,只是捏造或誇大,我是從西方的特定角度說的。

 

雖然男性在性方面更具侵略性,但西方社會並沒有“強姦文化”。在西方世界,沒有任何地方主張強姦是可以接受的。它毫無法律保護。#MeToo運動是另一項宣傳活動,意在採取少數幾個人的犯罪行為,並將它應用於所有的男人和男性氣質。強姦文化的謊言是透過虛假和操縱統計來產生的。有大部分婦女是性虐待行為的加害人的報告也被忽視。顯然,強姦不是男性氣概的專屬領域。

 

除了“所有男人都強姦”的謊言之外,男性的能量和侵略性被責備為醜陋和破壞性的。當然,每個人都知道男人是野蠻人。但經過漫長的一天強姦之後,我們怎麼可能有精力去找人鬥毆? 按照女權主義者的說法我們是如此,並且我們鼓勵我們的兒子也這樣做,這繼續了傳染世界的暴力循環。

 

事實上,男性的積極性被傳導到許多有益於社會的健康事物中。競爭優勢促使男性取得更多成就 – 取得成功。雖然在某些情況下這可能是一種自私的追求,但隨著男性繼續生產和建造,它仍然會利益他人。在身體暴力方面,男性在生理上得到進化,以保護和提供給他人。問題不是男性或男性氣概,而是少數本身固有自戀和反社會傾向的男性和女性。

 

除非我漏掉了什麼,否則世界仍然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因為有少數的精神病患者。具有保護性質的男子總是被需要來抵禦犯罪。女權主義實際上是在尋求降低使社會更安全和更平衡的正當男性特徵。

 

男性氣概是解藥

 

整個西方世界變成非常不開心的地方。男性自殺率飆升,但我們不要忘記女權主義也如何傷害女性。雖然男性更有可能自殺成功,但女性更有可能嘗試進行自殺。即使在喚醒婦女權利運動之後,女性的幸福感仍在繼續下降。

 

我認為,實際上是女權主義和社會正義崇拜藉由推動他們脫離生理上的角色而導致兩性的痛苦。 男人不再被認為是提供者和保護者,他們自然的能量被攻擊,對社會具有破壞性。婦女不再以讓人休養生息和照顧孩童的本能去滋養人們; 既然如此那她們放棄所有而去承擔男人的角色。失去我們的生理必然性驅使我們陷入沮喪,自殺和文明的沒落。

 

我能想到的唯一解決辦法是讓男人再次像男人一樣; 在我們努力實現目標的過程中甚至組織男性並且互相支持。我們必須回到根源,作為生產者,提供者,建設者和保護者。我們必須確保我們以正確的理由去做。而不是靠政府給我們的理由而去做。

 

如果您想知道為什麼許多政府如此積極地支持女權主義,並在某些情況下將此意識形態轉為法律,請考慮以下:

 

男性氣質可以是獨立的,不守規矩和侵略性的。男性氣質蓬勃發展的社會是一個難以統治控制的社會。 一個讓男性氣概成為禁忌的社會將更容易駕馭。社會主義政府特別支持女權主義,因為符合他們的利益 – 讓人們保持溫順和依賴,以便統治者精英永遠保持他們的權力地位。

 

如果真的再次慶祝男性氣質會發生什麼呢? 如果像女權主義者一樣組織男性團體並促進男性氣概的復興,作為平衡社會的自然組成部分? 這可能不僅可以幫助男性,也可以幫助那些幾十年來被女權主義運動錯誤灌輸的女性。如果受害者政治活動最終被完全拋棄,就像一個不好笑的笑話或者已經過了流行的爆紅話題? 對於女權主義者來說,這會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噩夢,並且可能最終扭轉女權主義意識形態所造成的損害。

 

原文: 

http://alt-market.com/articles/3639-feminism-is-a-disease-and-masculinty-is-the-cure

 

翻譯:燒兒豆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9/04/feminism-is-a-disease-and-masculinity-is-the-cure/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