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誠溝通經驗分享2 – 找回內在的力量(上篇)

筆者於去年五月的《光明勢力的計劃概觀》一文,曾向讀者整理了柯博拉說過真誠溝通對於打破控制矩陣、轉化世界的重要性,同時也是為事件、第一次接觸、揚升進程在做準備,也有分享到《銀河光之家族》書中所提到的「植入物療法」(透過交流來清除體內植入物的技術),正是「真誠溝通」: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4/13/01-9/

 

從去年年初開始,筆者就與團隊夥伴進行真誠溝通,逐漸面對和整合自身內在的陰暗面及內在力量,一直持續到現在,而筆者過去所撰寫的文章,有很多都是基於與這些夥伴真誠溝通的經驗所帶來的靈感,並以彙整柯博拉資料的方式來呈現。想了解真誠溝通(植入物療法)是如何進行的讀者,可以參考筆者的《真誠溝通經驗分享》一文: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5/21/20210521-01/

 

而在本次文章,筆者會以最近所撰寫的《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系列文章及《顯化光之島的內在準備》為基礎,更清晰地為讀者分享,筆者在探索人格力量及陰暗面的過程中,所體認並深受啟發的一些內容,尤其是關於我們的內在力量,包含了人格各層面的潛能、慈悲心、順勢顯化的能力等,文章分成上、中、下共三篇,這篇是上篇,讀者可以選擇自己感到有共鳴的內容來參考就行。

 

 

在探討我們的內在力量之前,我們需要先理解,地表世界的許多苦難與創傷,除了是源於人格陰暗面的行動顯化,也是由於我們過去深受黑暗勢力的控制和打壓,例如我們的多維度身體被執政官的能量所感染與耗損、有意造成各種苦難的社會編程仍不斷在刺激每個人、負面矩陣利用了物質層面的能量轉變極為緩慢的特性(這種特性又稱為「慣性」)導致我們容易重新陷入負面處境的循環當中而難以突破……等。尤其在1996年執政官入侵後,所有這些打壓力道都更加強化,這些都是當我們在療癒和找回內在力量的過程中,勢必需要排除的障礙。

 

若不是因為這些黑暗勢力與負面科技的打壓,我們的意識覺知在探究和整合人格陰暗面的過程其實會更順利,這正是柯博拉曾說過的:「黑暗勢力會利用純量電磁科技,也就是帷幕進行干擾。所以人類的覺醒進度就不能按照阿斯塔指揮部預期般迅速。靈性覺醒正常來說是非常快速又容易的過程」,我們自身已經殘留著許多過去黑暗勢力的控制和打壓下,所產生的種種深刻的內在扭曲與陰影,再加上物質層面的慣性作用會固化這些扭曲與陰影,這些人格弱點很多時候也就都會以「固執且偏頗的既定認知」(對應於心智體)、「突然爆發且不易療癒的情緒觸發點」(對應於星光體)、或是「基於過去創傷的細胞記憶及能量卡點影響身體的行動與狀態」(對應於物質體,包含乙太體、電漿體、肉體)……等面向存在著: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4/07/12/2014-07-12-1/

 

 

尤其是身處在人口繁多的大都市或城鎮中,龍蛇混雜的環境更會累積和隱藏著無數黑暗與負面能量,搭配著媒體、社會體制、教育等編程不斷扭曲著我們的人格,這也是讓我們覺醒及療癒進度相當緩慢的因素。柯博拉曾指出,在1996年之前,地表世界約有70位揚升大師或約500人成功脫離控制矩陣,然而在1996年執政官入侵並升級植入物之後,就只有8人揚升,而且他們都生活在不食人間煙火的環境,鮮少與外面的世界交流,因此也就較不容易受到黑暗勢力所打壓: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7/17/1478638737/

 

這一情況也反映著,需要將地表上所有黑暗都清理掉,我們才得以更有效率地、更有覺知地對這些深刻的內在扭曲與陰影,正式開始進行療癒,在不受黑暗勢力的干擾及社會生存的壓迫感影響下,我們終於能夠好好處理自身人格的弱點,這正是在事件之後所會發生的人類集體的全面療癒──但我們不必真的等到事件發生,由於現在光明勢力相較於過去,已經有相當大幅度清除了能量層的黑暗勢力與主要異常,實際上我們現在就已經能嘗試專注在自我療癒,並連結靈魂與自身內在的力量。

 

一、人格的男性力量

 

在筆者的《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3:光體》一文中有提到,宇宙中所有層面的生命的本質都是光,我們的人格其實就是靈魂的純粹光明來到較低維度的宇宙層面時,與主要異常互動而顯化出來的,包含了心智、星光和物質體驗這三者所組成的架構,在這樣的架構當中隱含著人格的力量(光的不同面向),以及受到主要異常影響而產生的陰暗面: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11/20220211/

 

另外,如《光體》當中所說,我們的七脈輪反映著這個宇宙的七大層面,人格的三個主要層面(心智、星光、物質)就分別連繫著我們人格能量體的下面三個脈輪。在筆者於《顯化光之島的內在準備》當中有整理到,柯博拉表示若我們要建立光之島中的靈魂家族制生活,就需要淨化我們的下三輪,由於現在光明勢力已經大幅肅清了星光層及心智層的執政官,我們能夠漸漸透過自身不再深受非實體的執政官影響的覺知力,好好地檢視並平衡下三輪所相對應的內在意識狀態──太陽神經叢對應著我們心智體的思想信念,生殖輪對應著我們星光體的情緒欲望,海底輪對應著我們物質體的生存體驗: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3/15/20220315/

 

 

就如同與高我靈魂連結的自由意志,也臣服於更高維度的神聖力量的內在指引一樣,在我們人格相當平衡、純淨的狀態下,我們人格當中的心智力量可以引導情緒力量、情緒力量可以引導物質體驗的顯化,因為我們是透過思想信念來理解和賦予自身情緒欲望的意義,並再透過情緒欲望來認識和衡量我們物質體驗的價值(這也是顯化法則的基礎,將在本文的《下篇》講述)。

 

但由於以前我們的心智、情緒、物質體驗都深受地球監獄中的黑暗勢力所影響,這三個層面也都各自被放大了某些屬於該層面特性的陰暗面(我們的脈輪及社會體制也被它們的負面能量所感染),以下就一一向讀者闡述: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6/07/20190607-01/

 

 

心智層的特性在於思想與信念的展現,它在某種程度上能夠跳脫情緒感受,尤其是心智體較發達的人,也就表現得更理性,或更能夠運用他的思考與批判能力,這也是人格的自我意志被彰顯的層面,因為他有能力透過自己的思考判斷來做選擇了。在這個層面當中較容易被察覺的陰暗面,就是偏頗的思想與信念,往往帶著自我中心、自我膨脹的認知,通常這些思想與信念都會和我們階級制度、主僕關係、男尊女卑、輩分禮儀、黨派或勢力的劃分、靈性或物質的偶像崇拜……等息息相關,由於這些是社會常態,習以為常的我們就會難以判斷這些面向背後其實就是心智編程──因為就是這些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概念,持續在束縛著我們活出自己的自由意志,也讓我們在無意間束縛著他人的自由意志。而當這樣的心智編程與我們的情緒糾纏在一起時,就容易形成偏激、具攻擊性的思想言行,甚至帶有強烈的控制欲,或是抽離所有情緒而展現的冷漠或冷酷無情。

 

心智力量的關鍵就在於「人格的自由意志」,因此當它扭曲時,陰暗面的表達就會圍繞在「自我」、或是「自我所認同的事物」之上。在上一段提到的那些較容易被覺察的陰暗面背後,其實都有著共同的核心,那就是我們的「自負」,也就是「我更厲害」、「我更正確」、「我更高等」的信念,它在這個社會當中會依據不同情境發展成不一樣的變貌,例如「我是為了你好」、「你不應該這樣」、「這不甘我的事」、「這是你自找的」、「只有這個才是真理」等。關於「自負」這個陰暗面,是我們更不容易自我覺察的部分,因為它是我們偏頗的既定認知當中更深層的面向,我們所有人都多少會帶有這樣的陰暗面,而要轉化它,所需要的是真切體認到「自我的有限」及「眾生平等」。

 

舉例來說,科學家的心智很發達,所以他們更容易呈現出自負的狀態和念頭,產生互相競爭、打壓、迫害的情況,這些行為不一定會帶有強烈的情緒,但都會帶有濃厚的自負。另外,會對人憐憫的人(星光體較發達的人),也是可能因為心智上的自負,而產生自己是唯一的救世主或英雄的信念。當我們一直處在自負當中而不自知,我們其實就是一直處在內在的匱乏當中,而任意批判或無法接受這世界所要帶給自己的滋養,終將會導致自我崩潰,因為不論我們認為自己多厲害,「自我仍是有限的」──在宇宙合一的大趨勢下,固執的自我最終都會被銀河中央太陽的大愛浪潮洗淨。

 

 

以上是關於心智體的力量與陰暗面的簡單說明,由於心智體是位在較低心智層,因此上述的心智力量與陰暗面就只是心智層的一半內容,另外一半內容就是關於位在較高心智層的因果體。在當我們要清理自己心智層的陰暗面時,勢必需要先面對和承認自己可能帶有的各種自負的形式,也就是需要先整理完心智體,我們才有辦法以這樣的體認為基礎,去整理到因果體的陰暗面,也就是「對於自我存在的執著」(又稱為「我執」)。

 

自負是我們在心智體(較低心智層)上認為自己比其他任何人事物更高一等,但我執就不一定會有「我更高一等」的批判思想,我執比較是一種緊緊抓著自己的存在感不放的狀態。因果體作為我們高我靈魂的大能量當中的小碎片,它在我們的高我靈魂和人格之間連接著兩者,並向下形塑出人格的三層架構,因此因果體是人格的自我存在感的根基──因果體的陰暗面,就會是只聚焦在人格的自我存在,而遺忘了與高我靈魂的連結。

 

「我執」會比「自負」更難以察覺和理解,因為要認識它,我們必須先檢視和體認到自身的自負之後,才能不再受自負的思想信念所干擾,而去領會到所有自負的更深核心都是源於我執,也領會到這是所有人格匱乏感的源頭,因為當我們緊緊抓住自己既定的存在感,我們就不再能夠繼續成長、發展出更豐富的體驗。也就是說,我們所有人一樣都會帶有這個陰暗面,而要轉化它,所需要的是真切體認到「高我靈魂才是我們真實的自己」、「人格所創造的一切都是暫時的」、以及「唯有人格與靈魂合作才能讓自己顯化豐盛及回歸圓滿」。

 

 

二、人格的女性力量

 

我們的情緒與欲望是位於星光層特性的展現,它在某種程度上能夠讓我們跳脫在地表社會生存的受限及匱乏,而從自己與其他人事物互動的過程中,體驗到自身的喜好與價值感,這些喜好與價值感就會成為我們基於自由意志進行選擇時的重要參考指標。所以星光體的情緒欲望可以讓心智體的思想信念更加落地,而不再只是活在自己的思想當中那麼飄,而這些情緒欲望也讓我們與物質現實形成更直接的連結和對齊──如筆者在《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4:神聖結合》當中所整理的,心智體對應男性面向,星光體對應女性面向,物質體對應小孩面向,三者共同構成了人格的三位一體結構,女性面向的星光體就作為心智體和物質體之間的橋樑,強大的女性力量(純淨的情緒欲望)可以連結上層和下層,將聖光帶入到物質世界扎根,也讓物質世界得以被孕育成長而回歸到與神聖本源合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28/20220228/

 

然而在這個禁錮於主要異常的地球監獄當中,我們從小所體驗到的,通常都是相當沉重、負面的成長經驗及情緒感受,不僅是因為我們受社會編程打壓了自身在思想和情緒上的表達,更是因為我們生活周遭充斥著各種扭曲的喜好與價值感(例如對物質、媒體資訊、感官刺激的成癮或過度依賴,或是過度認同某些犧牲奉獻的價值觀或對象,或是認為需要透過不斷妥協來維持生活處境表面上的和諧……等),這些都長久麻痺著我們去感受真實的自己,當然也讓我們無法再去感受真實的他人和這世界,導致人與人之間若不是互相打壓攻擊,就是互相拉扯、糾纏於扭曲的喜好與價值感,並且活在重重虛假面具當中。

 

情緒力量的關鍵就在於「人格的價值感」,當它扭曲時,陰暗面的表達就會圍繞在「是否值得」的顧慮、甚至恐懼的感受上,這份力量其實與心智力量是互補的,扭曲的心智力量當中的「自負」,就對應著與之互補的情緒力量當中的「卑微」──心智力量是男性面向的表達與意志力,失衡的表達與意志力產生了自負(與我執);情緒力量是女性面向的感受與包容力,失衡的感受與包容力產生了卑微(因為不斷地承受而一再壓縮自己)。

 

 

這份卑微,是源於過去的生命體驗當中,我們所過度承受的各種打壓與衝突、失衡與麻痺,或是我們為了某些原因(可能是為了愛、為了所重視的某人)而選擇去承擔責任卻不被好好珍惜,逐漸累積起來的一種「無法為自己而活」的內在感受。在這樣的卑微當中,發展出了「我很糟」、「我不值得」、「我沒能力」、「我無法掌控」、「都是你害的」、「這一切都無意義」等信念,及連帶著的無力、委屈、甚至是絕望,或是所有這些感受都麻木而只剩下那些機械式反應的念頭──這個「卑微」的陰暗面,是我們所有卡住的內在情緒與創傷所共同形塑出來的,但與「自負」一樣,都不容易被我們自己覺察到,因為我們往往會在自己或他人的卑微浮現時,只聚焦在當下的情緒表達當中(可能是悲傷、憤怒、恐慌等),就直接針對這些情緒表達起反應,而看不到這些情緒背後所要傳達的卑微感受,看不到這些情緒背後都只是為了反映出「我(或他/她)已經承受太多了」。

 

卑微的內在狀態,容易讓我們因為不想再經歷負面的體驗或結果,而持續處在各種顧慮或煩惱當中,讓自己的內在維持在某種壓迫感下,或許有時這些壓迫感是來自於外在環境的衝突,但很多時候,這些壓迫感實際上是我們帶給自己的(例如深陷於顧慮煩惱,或是深陷於靠追求完美來排除負面體驗的自我要求當中),我們卻不自覺,導致當我們因為這股內在壓迫而變得不耐煩、急切、或激動起來時,就會引發生活的不和諧──舉例來說,有時是當我們想表達關心或提醒時,因為語氣太過急切或帶有壓迫感,而讓人感覺不是被關心或提醒,更像是被要求或質疑,引發他人不開心的回應,而我們就會誤以為這些不和諧是他人所造成的、或是覺得自己被他人所誤解,而難以檢視到其實這正是自己的內在壓迫所顯化出來的,並且當雙方都不願意真誠溝通時,就會讓雙方都處在「我是受害者」的感受當中,也維持在卑微處境的負面循環。

 

如同我們每個人多少都帶有自負的陰暗面,我們每個人也同樣多少都帶有卑微的陰暗面,而要轉化卑微,所需要的是真切體認到「必須正視自己的所有感受」(包含「我已經承受太多了」的念頭,及無力或委屈感)及「善待自己(或他人)」,讓自己從身不由己的匱乏感、及受害者的假象中跳脫,重新由自己去看見和活出自己的價值。

 

 

自負與卑微,如同神聖男性及神聖女性一樣,都是一體兩面,兩者互為表裡、互相切換,當我們表現出自負時,往往是為了掩飾卑微(因為我的自負是為了捍衛我所認為的某些價值,儘管這種價值實際上已經讓自己過度承受和犧牲),當我們表現卑微時,則往往是緊抓著某種自負(例如覺得只要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這些苦就好、或自認為示弱妥協或犧牲奉獻一定會有好結果)。柯博拉曾說到光工們過去時常沒辦法合作、互相對立指責、甚至抹黑,導致地表解放進程因此受到影響,但當我們穿透這些言行現象,深入去檢視這當中的人格弱點時,就能理解到,由於我們每個人在這地球監獄都受到編程打壓而已經承受太多創傷與麻木,實際上我們表現出來的所有攻擊或冷漠,都是在浮現出自負與卑微的反應──更白話來說就是,我們都在呈現出自己內在的痛苦,所以與其只是去反對或排除這些對立狀態,實際上更需要的是我們能夠靜下來好好正視、坦承和同理彼此內在的痛苦,好好檢視彼此的自負與卑微。

 

主要異常就是苦難的來源,最受主要異常浸染的黑暗勢力,當然也是承受過最深刻的內在痛苦而形成的扭曲生命形式,他們同樣也活在十分強烈的自負與卑微的陰暗面當中,但過度強烈的自負(扭曲的男性力量)往往會將卑微給打壓到徹底麻木,而使他們活在極度扭曲的男性霸權體制當中,也極度厭惡所有會反映出他們卑微陰暗面(情緒感受)的女性力量,變得冷酷無情,並且徹底斷絕了內在感受的連結,失去了與高我靈魂及神聖本源的連結,最終光明勢力只能將他們送往銀河中央太陽,才能轉化掉這種極度失衡的黑暗。

 

上述的心智及情緒的扭曲,都是深陷於個體的自我中心、小我的匱乏感,筆者曾在《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2:維度》當中提到過,執政官之所以存活在較低心智層及以下的層面,是因為在這些層面中的生命都會受制於自我中心的體驗欲望(Kama),由於這些欲望已經充斥著主要異常,所以會很容易形成帶來苦難循環的「自負與卑微」,執政官就利用這些苦難能量來維持自己的生命(因為它們的內在都是極度匱乏的,無法給予自己生命力,而只能依靠榨取其他存有的生命力來維生):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09/20220209/

 

但是當主要異常被徹底清理乾淨後,「純淨的欲望」就會讓執政官的矩陣系統無法繼續維持下去,因為矩陣就是建立在與星光層的情緒欲望連結的生殖輪: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5/09/16-17-march-2019-budapest-hungary-3/

 

純淨的欲望反映著我們源於內心的驅動力,它就是靈魂對於所有美好體驗的渴望與追求,當我們不再認同這個負面矩陣及社會編程之後,就能重新連結自己的真實感受及欲望,這份力量能夠喚醒所有人的生命力,讓4維以下的眾生都能逐漸回歸到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並且帶有熱忱地活出自己的真實感受及落地後的自由意志──這就是我們全人類「生命力(昆達里尼)的覺醒」及「女神回歸」。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提供店家發票愛心捐贈碼【144000】

🌿一起來捐雲端發票吧!台灣地區【協會愛心碼】上線&相關申請教學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4/19/20220419/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首頁
下載
課程
報名
捐款
聯絡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