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5:基督與生命之樹

 

筆者在前一篇文章《真誠溝通經驗分享4 – 人格的煉金術》當中,提及煉金術可能是傳承於古埃及與亞特蘭提斯時期所遺留下來的奧秘教導,這些教導蘊含著女神三位一體(聖父、聖母、聖子)的智慧,而這種三位一體也反映著古埃及當時所記載的歐西里斯神(聖父)、愛希斯女神(聖母)、荷魯斯神子(聖子)的神話原型,這類三位一體原型蘊含著神聖結合與聖杯的意涵(筆者曾整理了一些這方面的資料,詳見下方第二個連結),在奧秘教導當中被稱為「神聖婚姻」(Hieros gamos),從古至今都是由女祭司守護著這些意涵所要傳達的智慧: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8/19/20220819/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28/20220228/

http://www.christosophia.org/essaysthesacredmarriage.html

 

因此關於奧秘知識的傳承,它是一段源遠流長的歷史,從光明勢力在100萬年前來到地球建立光之文明「亞特蘭提斯」(詳見下方第一個連結)開始,來自銀河中央的愛歐娜女神在地表世界傳遞女神奧秘、成立女祭司的薔薇聖女團,愛希斯女神當時就是愛歐娜女神的弟子,在亞特蘭提斯因為黑暗勢力影響而崩潰時,為了守護地表世界的女神力量,愛希斯女神留下來堅守地表世界,來到埃及創辦愛希斯神祕學校,直到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埃及、並且羅馬帝國興起後,才輾轉將愛希斯教導的女神奧秘流傳到歐洲、非洲等世界各地(詳見下方第二個連結):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1/31/20210131-01-2/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2/09/163177676564/

 

然而隨著時代與文化的變遷,原初的教導一方面順應著社會環境而變化和更新,完整的教導內容就在時代風霜下成為斷簡殘篇,除此之外,還有後來的佛陀、耶穌等開悟者在地表世界綻放出不同的教導面向,補充或拓展了原初教導的內涵,智慧教導在成為斷簡殘篇的同時也在不斷變化;而另一方面,原初教導也可能受黑暗勢力的錯誤解讀而開始扭曲,導致當初的女神奧秘,如今演變成各種良莠不齊的哲理學說或宗教信仰──因此為了守護從古至今的各種智慧教導,就有了神祕學校、兄弟會、聖殿騎士團等團體的成立,一方面蒐集著各地開展的新智慧與古老智慧的殘存片段(如同蜜蜂尋找散布各地的各種花朵),一方面從這些新舊智慧當中淬鍊、純化出統合的智慧結晶(蜜蜂從花朵釀成蜂蜜)。

 

筆者曾提到所有走在認識和整合自我的煉金術士,都是平等合作的蜜蜂,這類比喻其實都能回歸到地表世界最初的智慧教導源頭,愛希斯女神的神廟,也被稱為女王蜂的聖堂,而蜜蜂群則是守護女王蜂(女神奧秘、智慧教導)的使者。

 

回顧所有人類歷史當中的奧秘教導,其實都是為了讓我們從被異常與黑暗所遮蔽的三維、物質感官的狹窄意識經驗當中,驅散、穿透所有黑暗的濃霧,以真實的體會逐漸回歸到與高我靈魂、神聖本源的完整連結,而整個過程就稱為啟蒙(Initiation)或揭開面紗(Unveiled)──至於在一些文化當中所提到的「蒙面的女神」,可能也就是意味著隱藏於面紗或帷幕(Veil)背後的愛希斯女神奧秘,這個女神奧秘(聖杯與神聖結合)正是我們回歸合一的關鍵: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2/04/20190204-01/

 

 

在當今的各種學說當中,一個名為「卡巴拉」(Kabbalah)的源於猶太教的奧秘知識系統,就有在探討著面紗或帷幕(Veil)背後的神聖領域。卡巴拉最初是在西元前十世紀由長老、先知與聖人透過口頭傳承的奧秘知識,卡巴拉本身也發展出各種形式與派別(並且與如今廣傳在坊間的卡巴拉觀念相差甚遠),這也是多少都有受到當時的諾斯底思想(主要是關於聖光流溢的創世過程、以及物質層原初異常的描繪)、梅爾卡巴學說(猶太教描繪天界體驗的知識系統)的交織影響,直到13世紀的西班牙學者摩西‧德萊昂(Moses de León)出版了《光輝之書》(Zohar)後,卡巴拉才開始以文字形式廣為人知,並於文藝復興時期興盛於歐洲的各個秘密社團,然而這也讓卡巴拉的許多內涵被濫用和功利化,形成了被神智學會創辦人布拉瓦茨基夫人所嚴加告誡的儀式魔法卡巴拉: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abbalah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rkabah_mysticism

https://theosophytrust.org/306-moses-de-leon

 

儘管柯博拉曾說到「卡巴拉的生命之樹。它其實是一個通往不同維度宇宙的地圖」,但將卡巴拉的概念與儀式魔法相搭配(這是現在坊間普遍盛行的作法),之所以會有很大的風險,是因為我們還身處在充滿主要異常的環境當中。

 

 

如同柯博拉所說的「主要異常將實體世界和乙太層扭曲在一起。這股扭力就是電漿層的成因。電漿層又叫做宇宙深淵。卡巴拉生命之樹的知識質點(daath)有通往宇宙深淵的秘密門戶」,有過研究和理解卡巴拉生命之樹的人會曉得,「深淵」(Abyss)不僅是作為一種負面的帷幕(Veil)而存在著,同時也是目前人們所知的生命之樹架構(或說整個宇宙)形成的背景因素,所以雖然知識質點可以通往深淵,但其實目前的生命之樹架構的一大部分都已經蘊含著深淵──所以只要是對於自身的人格陰暗面不夠透徹理解和整合的人,在透過卡巴拉生命之樹進行儀式魔法時,都可能受主要異常影響而不自知: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7/06/29/cobra-interview-by-international-golden-age-group/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4/10/07/plasma-and-the-planetary-situation-update/

 

然而,當我們願意正視和整合所有陰暗面時,就能逐漸穿透卡巴拉所說的面紗或帷幕,領會到整個宇宙更為浩瀚的神聖領域和奧秘,包含基督意識、轉化深淵的生命之樹、揭開宇宙的女性面紗(星光層與菩提層)等內容,將逐漸在本文當中為讀者一一講述。

 

一、穿透帷幕的基督意識

 

筆者曾在《宇宙的二元實驗與三角合一》整理出,神聖本源(絕對)與主要異常(偶然性)都存在於無限當中,我們的多維度宇宙就是在兩者的互動過程顯化出來的(也可說是神聖本源的聖光投射到主要異常當中而顯化出宇宙),也因為主要異常的影響,神聖本源在這個宇宙當中並非全知全能,這些內容其實都呼應著前文提到的諾斯底思想,更詳細地來說就是「宇宙是從本源(Pleroma)流溢出極性力量或神靈(Aeon)的過程中,逐漸變得物質化的存在」、以及「物質化的神靈因為脫離了神性而墮落為姚達伯斯或執政官,物質也因此被視為一種缺陷或束縛」: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6/22/20210622-02/

 

在整個創世的過程當中,主要異常對宇宙的扭曲,產生了導致宇宙中的生命與神聖本源逐漸脫離的帷幕(Veil),因而將大宇宙(Cosmos)區隔成無限與有限、合一與二元、精神與物質的兩極。筆者曾在《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2:維度》的第三節提到,我們這個宇宙至少有三層薄膜,第一層是區隔出無限和我們所處的有限宇宙的「11維薄膜」,第二層是區隔出合一與二元性的「菩提-末那薄膜」,第三層是區隔出精神與物質的「電漿層」。每一層薄膜,都反映著神聖本源對於主要異常的理解與整合程度(越是沒有整合的狀態下,薄膜就會受主要異常的扭曲所影響而越濃密,越難被聖光所穿透、解析)──因此,尚未被神聖本源所理解和整合的那些主要異常,就會形成破碎的未知(由於主要異常本身也是對生命產生的混亂與苦難,所以破碎的未知也可說是在這個宇宙生命當中的陰暗面),神聖本源就是在所有這些「未知」當中進行體驗、探索和學習: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09/20220209/

 

 

神聖本源對這宇宙的未知,也是我們所有生命對這宇宙的未知,而如筆者曾在上篇文章提到的,對於所有未知進行理解並轉化為真理的過程,就是整個宇宙的煉金術,也唯有透過這個過程,我們和整個宇宙才能全面地認識、療癒和整合自己,從經驗中成長。

 

生命的成長就呼應著生命之樹的茁壯,因此整個生命之樹其實也是煉金術旅程的呈現,而這個過程的內涵需要基於認清我們自己、其他眾生、以及神聖本源都並非全知全能,我們是以「平等的謙遜」來投入到自己的煉金術旅程,因為不論是我們或神聖本源,都只能「藉由有限來體驗和領會無限」,因此也就有無窮盡的未知讓有限的宇宙(有限的生命之樹)得以開展和綻放,神聖本源也在這個過程中無盡地認識和體驗祂自己。

 

以上四段文字,是構成卡巴拉生命之樹的基礎。在卡巴拉的描繪當中,「無限」(或希伯來文的Ain Soph)就是神的所在,有限宇宙則是無限在某個面向的顯化,而生命之樹,就是在描繪著我們所處的這個有限宇宙。另外,這個有限宇宙的最初顯化,在卡巴拉中又稱為「初始亞當」(Adam Kadmon),不同於當代的基督信仰當中所說的具有人格的亞當,「初始亞當」是整個有限宇宙、生命之樹、乃至宇宙中所有眾生的最初藍圖,這也相當於筆者曾在《壓縮突破–宇宙演化的轉捩點》一文中所提到的「整個宇宙都是神聖本源在進行學習和整合自身的場域」,這個「初始亞當」就是正在不斷學習和整合自身的整個宇宙(包含宇宙中的所有層面或維度):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5/12/20220512/

https://www.theosophy.world/encyclopedia/adam-kadmon

 

 

透過帷幕的區隔作用,才在無限當中區隔、誕生出作為有限宇宙而顯化的初始亞當,而在當代卡巴拉(例如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興起的赫密斯主義卡巴拉)的生命之樹當中,就闡述著有限宇宙中的三層帷幕,這三層帷幕將整個宇宙區隔出四重世界(初始亞當就包含著所有這四重世界):

 

1. 第一層帷幕就是充斥於整個宇宙的主要異常,也是卡巴拉中所說的「深淵」(Abyss),導致這個有限宇宙的形成,而與無限區隔開來,在這層帷幕當中最接近無限(Ain Soph)的那一端,就是作為這個有限宇宙的顯化源頭,位於第一重的「聖光世界」(Atzilus),這可能相當於宇宙七大層面當中的宇宙法則層和單子層。

 

2. 聖光從這個顯化源頭穿透第一層帷幕後,開始驅動整個宇宙的創造,而顯化出第二重的「創造世界」(Beriah),這可能就相當於高我靈魂所在的真我層和菩提層。

 

3. 接著就來到第二層帷幕「菩提-末那薄膜」,在卡巴拉中稱為「聖殿面紗」(Paroketh),在這帷幕之下開始區隔出從合一當中脫離的二元個體,顯化出第三重的「形成世界」(Yetzirah),這可能就相當於人格所在的心智、星光、物質層。

 

4. 再來顯化的過程就來到最後的物質化,此時會先穿透第三層帷幕「電漿層」(這是宇宙的整個深淵當中最黑暗的層面),在卡巴拉中稱為「遺忘面紗」(Masveh或Veil of Forgetfulness)也就是物質和精神分離的層面,顯化出第四重的「行動世界」(Asiyah),這可能就相當於電漿層以下的三維現實,也是在這第四層世界的存有,才有可能完全遺忘了與神聖本源之間的連結。

 

https://hermetic.com/stavish/essays/bodylight

https://brill.com/view/book/9789004506626/BP000011.xml#FN110019

 

 

由於這三層帷幕的存在,導致神聖本源、高我靈魂、人格、物質肉體相互之間的連結是不完整的,也因為四重世界可以說是初始亞當的整體,當整體當中的各部分之間的連結是不完整時,初始亞當就會是破碎的,這其實與印度神話中的原人Purusha、中國神話中的盤古等描繪是相呼應的,都是在說某個初始存有(整個有限宇宙)的沉睡或死去,原本是一個整體的身軀,卻分成了各個部位或片段,化作這世界的不同物件或對象──宇宙的煉金術,就是將破碎的部分重新回歸完整,讓整個宇宙起死回生,這也呼應著埃及神話中的歐西里斯的復活,以及愛希斯女神所運用的起死回生奧秘,而這項起死回生的女神奧祕,就是下文所逐漸提到的「基督」(宇宙大愛)。

 

在壓縮突破之前,越是接近物質層,受到主要異常的影響就越強烈,宇宙的上層與下層不對接的錯亂程度就會越嚴重,當維持在這種情況下,就會演變成上層的精神(宇宙的男性面向)無法連結下層的物質(宇宙的女性面向),神聖本源的力量會不斷充盈於上層精神但又缺乏落地性,導致男性面向的膨脹(隱含在宇宙中的潛在自負),另一方面,物質生命也會因為缺乏神聖性而在下層物質當中不斷累積熵(混亂與苦難),導致女性面向的萎縮(隱含在宇宙中的潛在卑微)──這正是由主要異常所引發的宇宙性的男性迷失、女性匱乏、以及兩極的對立僵化。

 

 

為了反轉整個宇宙上下層不對接的狀態,神聖本源必須以祂自身的合一本質來顯化出完整平衡的男女極性,並將這種極性平衡的力量(這也相當於柯博拉所提到的「安塔里昂轉換星門」的三角合一力量),逐漸落實到物質世界當中──這就如同諾斯底思想所說的「從本源(Pleroma)流溢出極性力量或神靈(Aeon)」,按此思想所述,神靈(Aeon)都是成對出現的,每一對都是一種極性力量: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eon_(Gnosticism)

 

由於我們這個宇宙被劃分成四重世界,那麼要從上層世界開始向下落實極性平衡的力量,就是上層世界需要將三角合一逐層流溢、運用到下層世界當中,如此一來,就能讓宇宙上層的精神(男性面向),也有著祂在那個層面的女性力量來平衡之後,才有機會帶著這份女性力量的理解與包容,來到更加下層的世界當中,療癒宇宙下層的物質(女性面向),同時為物質世界帶來男女極性的平衡。

 

 

這個由上層的精神所流溢出來的女性力量(同時與流溢的過程中相對應的男性力量保持平衡),就是宇宙的神聖大愛,而將這份女性的大愛力量落實到下層世界當中,帶來安慰和療癒,其實就是宇宙的銀河之道(中央太陽、Pleroma)所開展或流溢出來的「基督意識」,如柯博拉所說「有一個意識水平稱為基督意識,那是宇宙之愛的反映,由銀河之道而來」──而在地球的歷史當中,耶穌是來到地表世界嘗試喚醒和落實無條件的基督大愛的揚升大師(在耶穌的故事當中,也很巧合地提到了他的起死回生),這份基督大愛就是來自銀河中央太陽佩洛瑪(Pleroma)的女性力量(與男性力量保持平衡),存在於我們每個眾生的生命與心靈深處: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10/27/2015-10-27-rob-potte/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07/26/galactic-wave-of-love/

 

這個由三角合一而來的基督大愛,以及祂要落實到下層世界的落地性,構成了玫瑰十字,同時也是生命之樹的骨幹。由於基督大愛能夠協助宇宙上層與下層重新對接,療癒下層物質的女性匱乏,並導正上層精神的男性迷失,以這份愛的品質為媒介,反轉了主要異常所引發的種種錯亂與對立僵化,因此「基督意識」是探索和整合所有主要異常(所有未知)的關鍵力量,為這個宇宙和眾生帶來生命的滋養,也讓整個宇宙(初始亞當、生命之樹)開始真正成長茁壯,重新整合、揚升到無限當中。

 

 

筆者曾在上一篇文提到煉金術有「解析、純化、調和」的三個階段或奧秘,其中的「調和」是指「調和所有的對立」,而這正是基督大愛的實際運用(主要異常引發所有對立,基督大愛則調和所有對立),這當中有著相當深遠的女神奧秘(包含聖杯與神聖結合),值得我們深入探究。不過,以下筆者先繼續將卡巴拉生命之樹的奧秘知識更充分地整理完。

 

二、落實聖光的生命樹

 

前文說到,三角合一和落地性,構成了玫瑰十字與生命之樹的骨幹,筆者也曾在《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3:光體》提到「神聖三角將合一聖光分散為七色彩虹」的原則或現象,神聖三角就如同三稜鏡,而將聖光分散為七色彩虹的過程,就能對應於聖光的落地過程: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11/20220211/

 

 

也就是說,分散聖光的神聖三角可以視為「聖光世界」(Atzilus)的三角合一力量,包含了最接近「無限」(Ain Soph)的合一源頭、以及從這個合一源頭流溢出來的第一道男女極性力量,因此聖光不再只是呈現和聚焦於宇宙的男性面向,而是能夠以同時帶著女性力量的品質,向下趨近並逐漸對接宇宙的女性面向,進而先開展出「創造世界」(Beriah,對應高我靈魂)的三角合一力量,也就是包含最接近「聖光世界」的合一性、以及從這個合一性流溢出來的第二道男女極性力量,接著依此類推,持續向下開展出「形成世界」(Yetzirah,對應人格)的三角合一力量,最後再透過形成世界的三角合一力量,將三位一體的聖光落地到「行動世界」(Asiyah,對應物質肉體),也就是最需要被對接和整合的宇宙女性面向。

 

以一種類比的方式來理解,合一聖光穿透聖光世界的神聖三角時,為純粹的白色,在白光分散到創造世界時,所形成的三角合一力量就對應著三原色,而當三原色又持續分散到形成世界產生新的三角合一力量時,三原色就進一步開展出三個互補色,最後這三個互補色來到落地的行動世界,顯化出合一聖光所蘊含的各種多彩斑斕的可能性。

 

 

以上七種顏色品質(三原色、三互補色、無盡混色),即是卡巴拉生命之樹當中的「七色彩虹」,再加上散發白光的「神聖三角」,就構成了生命之樹(也就是這個有限宇宙)的十種聖光顯化品質,這十種品質在卡巴拉中被稱為十種「原質」(Sefirot,原文的意思就是「流溢」),只不過古代的猶太傳統與當今普遍流傳的卡巴拉學說,在「原質」的概念上是有落差的,主要分界就是從13世紀的《光輝之書》出版後開始導致卡巴拉學說的明顯落差──然而,讀者必須留意,由於卡巴拉思想本身也有各種流派及龐雜、甚至可能相當武斷又模糊的知識架構,因為它原本就是「以口頭傳述」,而口頭傳述的知識,通常都是由傳述者帶領聽者直接以親身體驗來領會、且因人事時地的不同而彈性制宜的方便說法(也就不會有文字紀錄的需求),因此研究卡巴拉的人就可能需要從這紛亂的體系當中,彙整出與自己的生命體會相呼應的「非常個人化」的領會:

https://freimaurer-wiki.de/index.php/Gerd_Scherm:_Die_poetische_Kabbala_1

 

目前較為人所知的由十種原質(原質是聖光的顯化,而深淵並非是一種原質)所構成的生命之樹,是一種神聖本源透過三角合一力量,逐漸轉化下層世界的主要異常時,所形成的架構。因此神聖三角的聖光,是要先逐漸深入它下方的深淵(Abyss)之後,才開始顯化出落地過程的七色彩虹。也由於主要異常導致下層世界的錯亂,在生命之樹當中,深淵下方的創造世界和形成世界的三角合一,是與最上方的神聖三角不同、完全顛倒的,並且深淵也將行動世界排擠到聖光的平衡結構之外,導致七色彩虹的失衡與行動世界(宇宙的女性面向)的脫節──也就是說,當前的生命之樹架構,其實隱含著因為深淵(主要異常)的存在,導致神聖本源的三角合一力量與下層世界的連結出現錯位的現象。

 

 

不過,這樣一種目前已經被普遍認識的生命之樹架構,雖然是基於深淵(主要異常)的存在、以及三角合一的錯位,但這種架構剛好可以用來理解高我靈魂、人格、物質肉體的陰暗面的形成,並且讓我們進一步認識到,能夠如何反轉這些異常及陰暗面,然後將生命之樹導正回到沒有深淵、不再有錯位和墮落的平衡架構。

 

就先從聖光世界開始,神聖三角本身是最接近無限(Ain Soph)且最純粹的三角合一力量,以圖像當中的三角形來看:

 

1. 上方的頂點是合一品質,在卡巴拉中稱為「王冠」(Keter),是神的光輝在宇宙當中的最初顯化(超光速粒子),而整個宇宙就是承載、反映著這道最初光輝的容器(也就是煉金熔爐或聖杯)。

 

2. 右方的頂點是聖光世界的男性品質,是由合一本源流溢出來的一個極性,可對應於Isis老師所說的人體右脈的陽性力量,在卡巴拉中稱為「智慧」(Chokmah)或「神聖父性」(Abba),是神驅動和引導宇宙演化的智慧品質,也呼應著聖光世界作為宇宙男性面向的主要品質。

 

3. 左方的頂點是聖光世界的女性品質,是由合一本源流溢出來的另一個極性,可對應於Isis老師所說的人體左脈的陰性力量,在卡巴拉中稱為「理解」(Binah)或「神聖母性」(Imma),是神對整個宇宙進行體驗的過程中所開展出來的感同身受的理解品質,讓宇宙男性面向能夠更加落地和平衡。

 

 

當神聖本源開始深入體驗和整合主要異常時,顯化出了高我靈魂所在的創造世界,然而深淵導致了三角合一力量的錯位與顛倒,神聖本源需要在對宇宙的演化和體驗的過程中,逐漸將所有被錯位與顛倒的顯化品質給導正,在被導正之前,創造世界的三角合一力量會以倒三角形呈現:

 

1. 合一品質錯位到下方的頂點,在卡巴拉中稱為「美麗」(Tiferet),對接並平衡著上方聖光世界的三角力量與下方形成世界的三角力量、以及創造世界的極性力量,將宇宙中所有面向的極性重新平衡,這其實就是反轉深淵(Abyss)的「基督意識」,是神性在深淵當中的光輝,也是筆者曾在之前的文章當中提到的「真和」的調和力量,指引著所有眾生回歸平衡與合一──然而在錯位之下,基督意識不再是主導的力量,反而是被錯位的兩極力量(威嚴與仁慈)移到基督意識的上方成為主導,導致兩極力量在宇宙演化的過程中更容易出現失衡和錯亂,也讓兩極對立的情況僵化。

 

2. 男性品質錯位到左方的頂點,在卡巴拉中稱為「威嚴」(Gevurah),本質上是神守護著宇宙演化秩序的力量,也是讓神聖本源在落地的過程中能夠收斂、聚焦在所要顯化的方向上(也就是顯化出全宇宙的有形天堂),這對應著筆者曾提到的專注在焦點上全然投入的「真心」力量,這種收斂能力讓高我靈魂能夠落地顯化出具體有形的豐富體驗──然而在錯位之下,同樣是左方頂點的「神聖母性」(感受力與同理心)在落地時被「威嚴」給收斂掉了,導致宇宙中的女性力量由於主要異常所引發的錯亂而被削弱,原本應該被開展的情感連結也萎縮,而產生了潛存於宇宙的卑微陰暗面。

 

3. 女性品質錯位到右方的頂點,在卡巴拉中稱為「仁慈」(Chesed),本質上是滋養著神在宇宙當中所感同身受體驗到的種種生命形式,也是讓神聖本源在落地的過程中能夠擴張、散播著對眾生的情感連結與心靈支持,這對應著筆者曾提到的為眾生帶來美好感受與生命力的「真美」力量,這種擴張能力讓高我靈魂能夠與眾生透過心靈的連結而成為完整的一體──然而在錯位之下,同樣是右方頂點的「神聖父性」(意志力與理智)在落地時被「仁慈」給擴張,由於這個擴張缺乏情感與體察,主要異常導致宇宙中的男性力量以祂自認為仁慈、卻又不理解眾生的心靈及實際處境的狀態下,擴張意志和理智來引導著一切萬物的演化,卻也無意間將原本應該被收斂聚焦的顯化力量,變得太過發散失焦於對宇宙萬物各種異常的控制,而產生了潛存於宇宙的自負陰暗面。

 

 

這些陰暗面以潛在的可能性(量子勢能)隱藏在宇宙當中,影響和干擾著上層世界對下層世界的對接、引導和理解,這也就是神聖本源與高我靈魂所未能轉化掉的那些主要異常。也由於這些潛在的陰暗面都需要在下層世界當中被完整顯化並體驗之後,神聖本源才能知曉和理解宇宙中的這些未知,因此人格所在的形成世界,也就連同三角合一力量和未被理解的陰暗面一起被顯化出來,作為更具體化的錯位倒三角形:

 

1. 下方的頂點在卡巴拉中稱為「基礎」(Yesod),是性能量(創造力與生命力)的合一面向,所有具有人格的個體在最初都是不分性別的純粹生命,是高我靈魂的原始載體,用來體驗和理解落地世界,但在深淵(Abyss)的壓制下,這個純粹性被打落到物質層當中,以小孩的心性作為這種純粹性的顯化,使得這份力量同樣不再能主導男女極性,反而是需要依賴著男女極性才能生存,這種純粹生命對應著筆者曾提到的與這世界友善連結、有著強大的適應和學習能力的「真善」力量,並且反映著源於高我靈魂的「良知」,為人格保留著協調對立、回歸合一的道路。

 

2. 左方的頂點在卡巴拉中稱為「宏偉」或「榮耀」(Hod),是性能量的男性面向,也就是人格的心智能力,原本每個眾生(自我意志)都是神聖本源的各種體現,「眾生平等」就是對於這項真理的清晰覺知,讓人格在這真理覺知的基礎上,被引導著持續為自己和眾生顯化各種美好的願景與行動,以體現自己及一切萬物的「真我」,榮耀神聖本源及整個宇宙(共存共榮)──然而在錯位之下,心智能力缺乏良知的主導,「宏偉」上方的「神聖母性」(情感)被收斂之後,反而讓人格不再是以眾生之間的情感體驗來運用自我意志,甚至會以自負的狀態來執行自認為是榮耀神的事(例如認為只有自己才是神的選民,才有資格為神工作),或只是為了榮耀自己。

 

3. 右方的頂點在卡巴拉中稱為「勝利」或「永恆」(Netzach),是性能量的女性面向,也就是人格的情感能力,人格能夠透過心靈而與眾生、高我靈魂、神聖本源連結,並深知自己與眾生的神聖價值,以帶有生命熱忱的感知來「善待彼此」,讓人格在這生命感知的基礎上,透過「真愛」來超越不同的生命形式、苦難與混亂、時間與空間的限制,領會到真實生命無盡深遠的內涵,以及所有現象背後的永恆──然而在錯位之下,情感能力缺乏良知的主導,「勝利」上方的「神聖父性」(理智)被擴張之後,也會讓人格忽視心靈的真實感受,而只能看到生命的表象,卻無法聆聽生命的內在,漸漸地陷入自我困惑,並且在感受不到生命價值的卑微狀態當中過活。

 

 

最後就是受到深淵的打壓而脫節的行動世界,是所有三角合一力量的最終顯化,在卡巴拉中稱為「王國」(Malkuth),宇宙中所有隱含的、無形的力量(包含所有極性與主要異常),在這個層面上都會找到它最具體的顯化與表達方式,因此也是賦予和承載著光明與黑暗進行全面互動和徹底探索的空間(宇宙煉金熔爐的完整顯化),呼應著行動世界作為宇宙女性面向的主要品質(也就是感同身受地理解所有一切),是諾斯底思想當中最終被流溢出來的神靈「Sophia」(宇宙女性面向的智慧、大地母親、世界靈魂,這份智慧其實是源於與宇宙女性面向平衡的男性力量),與祂平衡的另一個極性正是「基督」(宇宙男性面向的大愛,這份大愛如前文所述,是源於與宇宙男性面向平衡的女性力量),兩者的合一被稱為「ChristoSophia」(智慧之愛),至於宇宙及眾生的小孩心性,也能夠在這個層面充分探索所有未知,並接受著宇宙母性的孕育和滋養:

http://www.christosophia.org/essaysthepathofchristosophia.html

 

然而在錯位與脫節的影響下,行動世界與三角合一的神聖力量區隔開來,宇宙深淵(Abyss)在這層面具體顯化出異常的「電漿層」,遮蔽了三維現實背後的更高維度及神聖領域,導致在這層面的眾生難以完整連結高我靈魂與神聖本源,但也因此讓所有陰暗面都有機會顯化出來,讓神聖本源對於自身隱含的所有陰暗面都有機會開展出更具體、更落地的領會,直到將所有陰暗面及未知都完整理解並整合──這是很關鍵的訊息,也就是「所有陰暗面的顯化都是在引領著神聖本源更落地的路標」,直到神聖本源完整落地,即是宇宙的男性面向與女性面向終於完整對接在一起。

 

因此目前已知的生命之樹架構,雖然存在著深淵的未知與陰暗面,然而卻也是呈現出神聖本源落實聖光的過程,那麼當深淵最終在宇宙發生壓縮突破時被轉化掉之後,生命之樹的架構當中將不再需要有深淵,區隔宇宙的三層帷幕因此不再引發混亂扭曲的僵化對立,「美麗」(基督)和「基礎」(良知)將重新回歸主導,「王國」(昆達里尼的所在)也不再脫節和沉睡。

 

 

三、揭開面紗

 

如前文所述,筆者在之前的文章所提到的人格六大面向(真我、真愛、真善、真心、真美、真和),其實可呼應著卡巴拉生命之樹中的兩個倒三角形的六種品質。其中的真心、真美、真和作為高我靈魂落地顯化的品質及人格因果體的三位一體力量,這三者由於主要異常導致的錯位而形成的陰暗面,也能夠對應於「我執」這個最核心且最根本的人格陰暗面的三個面向,也就是「迷失」(失去焦點)、「匱乏」(反生命)、「僵化」(對立)。

 

而反轉我執陰暗面的關鍵,就在於「寬恕法則」(詳見下方連結),這個法則就是人格開始在運用心輪、菩提層、靈魂臨在的力量,所開展出來的大愛品質,這也正是「基督意識」的品質──主要異常引發了所有對立,但基督大愛則調和所有對立: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4/23/20220423/

 

因此我執陰暗面的三個面向,就能透過人格與靈魂合作下的寬恕法則來反轉,之所以需要人格與靈魂的合作,是因為靈魂需要透過人格來理解陰暗面,才有辦法落地,人格則需要靈魂光與愛的引導和支持,才有辦法跳脫現象與情勢的侷限,在這樣的基礎上,寬恕法則承認並接納所有的不完美,讓基督意識在理解到自己也是因為主要異常引發的錯位而不完美的情況下,而真實體認到「基督」需要有著「平等的謙遜」的內在品質,才能在充斥主要異常的錯位世界當中重新作為主導的力量,也才能真正調和所有對立。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此時耶穌其實是在傳達眾生內心的基督意識,此處的「我」指的就是基督意識,「父」則是宇宙的男性面向(神聖本源),而道路、真理、生命就是基督的三個面向,正好與主要異常引發的我執陰暗面的三個面向互相對應:

 

1. 基督的「道路」,能夠重新連結原本「僵化」對立的兩端,讓男女極性有更多空間和機會能夠被調和並回歸平靜喜悅(真和力量的彰顯)。

 

2. 基督的「真理」,能夠重新引導原本失去焦點而「迷失」的眾生,讓眾生順應著與真理對接的自由意志,來全心投入於高我靈魂所渴望顯化的落地體驗(真心力量的彰顯)。

 

3. 基督的「生命」,能夠重新療癒並支持著生存於主要異常的「反生命」環境中而深陷匱乏的眾生,讓眾生回歸到純粹的情感連結、創造力與生命力,在落地世界體現出神性的豐盛美好(真美力量的彰顯)。

 

 

當靈魂理解陰暗面、人格跳脫現象與情勢的侷限後,基督意識開始能夠穿透、揭開三層帷幕,真正落實到行動世界當中,創造世界與形成世界的倒三角形也能夠被重新導正,合一性的力量回歸到主導,平衡著男女極性,更重要的是,行動世界揚升回到宇宙的平衡結構當中,不再脫節,這也讓宇宙的女性面向(昆達里尼)覺醒,同樣以三角合一的力量驅動萬物回歸到與神聖本源的連結──這就構成了不再有深淵(Abyss)的生命之樹架構,也就是在宇宙的新循環週期當中,神聖本源、高我靈魂、人格、物質肉體的全面合作,宇宙光網格(光之曼陀羅、伊甸園)的完整顯化。

 

在揚升的生命之樹當中,可以有三個正三角形的三角合一力量,呈現出宇宙男性面向的聖光,也可以有三個倒三角形的三角合一力量與之平衡,呈現出宇宙女性面向的聖杯(宇宙的煉金熔爐及昆達里尼之火)。聖杯承載著流溢而下的聖光(或基督聖血),男女極性在基督與大地母親揭開面紗的神聖婚姻下,成為了互助合作的平等伴侶──以一種較生活化的類比來說,主要異常(隨機的意外或苦難)讓夫妻互相誤解、失和、陷入不對等的立場,但只要夫妻雙方願意真誠溝通、寬恕彼此的不完美,就能逐漸理解和轉化主要異常引發的所有陰暗面,回歸到彼此恩愛、共同扶持成長的關係狀態。

 

也就是說,在受主要異常影響的生命之樹當中,錯位的男性是理智與意志太過擴張、膨脹,錯位的女性則是感受與同理心太過收斂、壓抑。而要調和男女之間的對立,則生命之樹也需要經歷轉化與揚升:

 

1. 「智慧」(神聖父性)需要在落地時與「威嚴」(收斂)和「宏偉」(心智能力)對接,讓自身的意志保持謙遜,才能將真理落實和顯化到下層世界。

 

2. 「理解」(神聖母性)需要在落地時與「仁慈」(擴張)和「勝利」(情感能力)對接,讓自身的情感能夠敞開流動,才能孕育生命的成長與心靈的連結而回歸上層世界。

 

3. 「美麗」(基督)則取代了「深淵」(主要異常),將深淵當中的所有「知識」(Daath)都轉化為真理與生命,並在落地時,與揚升後的「基礎」(良知)和「王國」(大地母親、全宇宙的有形天堂)對接,在整個宇宙的煉金道路上,引領眾生與「王冠」(神聖的合一)同在。

 

 

聖杯的奧秘在轉化陰暗面、揭開面紗的過程中得以彰顯,初始亞當(Adam Kadmon)、歐西里斯、耶穌基督(IHϹΟΥϹ ΧΡΙϹΤΟϹ)等存有的起死回生力量,就來自於聖杯(煉金熔爐)當中的「女神三位一體」所帶來的生命力,「ChristoSophia聖杯是長生不老的神聖容器……存在於物質世界中的不朽生命」,也就是揚升後的生命之樹內的三個倒三角形:

http://www.christosophia.org/essaysthegrailofthechristosophia.html

 

1. 「宏偉、勝利、王國」的倒三角構成人格的聖杯(心智體、星光體、物質體),由「王國」激活的昆達里尼來淨化人格,所有混亂與反生命的熵都不復存在,人格生命也得以在高我靈魂的支持下,永續行動。

 

2. 「威嚴、仁慈、基礎」的倒三角形構成高我靈魂的聖杯(真我、菩提、因果體),「基礎」的良知品質是人格與靈魂之間的橋梁,「威嚴」與「仁慈」則構成了高我靈魂如同太陽般的力量(聚焦落實的顯化引力、以及散播十方的大愛溫暖),人格能夠透過「良知」,將順勢顯化與慈悲心的靈魂光輝落實到下層世界,使人格與靈魂化作統合的光體。

 

3. 「智慧、理解、美麗」的倒三角構成神聖本源的聖杯(聖父、聖母、聖子),如筆者在前一篇文分享煉金術主題時所說,「智慧」是宇宙的神聖父性引領人們走向真理的點石成金,「理解」是宇宙的神聖母性以感同身受的接納及療癒來滋養所有生命,「美麗」則是以基督(神聖小孩)的純真心性為全宇宙帶來至高合一的喜悅。

 

煉金術與卡巴拉,是讓我們能夠有機會深入瞭解宇宙奧秘的兩門學問,而透過前文的整理,讀者可以認識到,卡巴拉的學說背後也蘊含著相當濃厚的諾斯底思想,這些諾斯底思想也是目前能夠更準確地說明解放地球過程的學問(柯博拉也曾多次從諾斯底思想來說明地球局勢),筆者在本文中將這些學問的一些內容統整起來,供有興趣深入研究的讀者參考。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提供店家發票愛心捐贈碼【144000】

🌿一起來捐雲端發票吧!台灣地區【協會愛心碼】上線&相關申請教學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9/16/20220916/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首頁
下載
課程
報名
捐款
聯絡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