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轉變3 – 揚升與全面重置

地球的解放進程已經來到最後,隨著量子異常的清理呈指數型加速,且異常總量已降到一個安全範圍,光明勢力從去年10月以來能夠不再過度擔心頂夸克炸彈爆炸,而得以積極行動,持續解決最後的仙女座派系的奇美拉僅存於華盛頓的淺層地下基地: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11/02/situation-update-a-new-cobra-interview-and-cobra-ascension-conference-in-paris/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3/01/08/the-return-of-spirit/

 

當我們回顧從2012年以來的地球局勢變化,可以發現這將近十年的解放行動經歷了相當波折的過程,但整體趨勢還是按部就班地從當時太陽系外圍仍被黑暗勢力控制的情況,發展到光明勢力逐漸解放太陽圈、內太陽系、月下空間、近地軌道、地球的深層地下基地,如今壓縮突破的過程終於來到最靠近地表的範圍了,這也讓光明勢力能夠在幕後開始籌備夢境行動。關於這十年來的關鍵局勢變化,讀者可以參考筆者去年底更新的《2012後的地球解放戰爭紀錄》一文: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4/14/0414-01/

 

由於時間持續推進,我們也正越來越接近銀河脈衝波到來的時刻,只是因為黑暗勢力的極力阻撓而導致事件遲遲尚未發生,在黑暗勢力還有可能透過黑暗科技與報復手段帶來極大的破壞力時,觸發事件就可能會危及地球上的生命,並「嚴重拖延所有受害眾生的演化進度。這種事情不能發生」: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9/04/plasma-situation-development/

 

 

從事件到銀河脈衝波之間的過渡期已經變得相當短暫,這也導致當事件發生時,地表人類將不得不以相當緊迫的心理狀態面對整個日常生活的全面且急速的巨變,考量地表人類的多重編程與人格陰暗面,人們可能會有不理智的行為或錯亂的內在狀態,這方面的探討已在筆者的《準備轉變》一文當中進行過,但同時也由於到時主要異常已經相當稀少,且將有光明勢力的大量引導與療癒,這都能夠幫助不理智或錯亂的狀態不會繼續擴大與複雜化: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6/22/20220622/

 

除了《準備轉變》當中所提到的個人層面的變化,筆者也曾在《準備轉變2–昆達里尼覺醒》一文當中提到事件與大撤離的進程、地球及宇宙的能量層面的變化,並由此延伸出「在壓縮突破時,宇宙就會進入合一的循環週期,與此同時,宇宙的光體也才剛開始啟動,這意味著什麼呢?筆者再次給出一個猜想,那就是,或許在壓縮突破之後,這個宇宙也會和我們一樣經歷著屬於祂自身的揚升進程,並且最終回歸到與神聖本源合一」的相關討論: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7/19/20220719/

 

如今柯博拉在這個月的更新中提到「在下一次宇宙循環完結的時候讓全宇宙揚升成巨大的合一彩虹模糊球」,某程度上印證了筆者在半年前的猜想,也就是說,事件過後的揚升進程,不只是個人的揚升,也將是這個宇宙本身的全面揚升的開始(這也呼應著揚升門戶的永遠敞開)。那麼,我們就需要從個人或社會層面的視角跳脫,來到更全面的視角,才能完整理解事件前後的變化,因為我們現在所經歷的不只是地表世界的壓縮突破與揚升,也是全宇宙相轉變的壓縮突破與揚升,而這正是筆者在本文當中嘗試彙整與探討的內容,供讀者參考。

 

在下文開始之前,筆者先分享一個有趣的巧合,就在筆者上個月所寫的文章《聆聽靈魂3–生命的健康法則》的文末,與讀者分享了筆者所畫的《玫瑰.十字.復興》,而在這個月柯博拉的更新當中所使用的圖,似乎就與筆者的這幅畫相呼應,都有著上方的玫瑰、中間的光輝、下方的海洋與大地的構圖。

 

讓我們嘗試理解這些符號的意涵,筆者給出自己所領會的方向供參考。玫瑰是基督或菩提之道,它是柯博拉所說的來自菩提層的正面靈性能量,也有著透過內心的連結揚升回歸神聖本源(合一)的意涵;中間的光輝是我們在這宇宙體驗並成長時所發展出來的光體(關於十字的神聖內涵與雙重奧秘,也是支持光體啟動和運作的基礎),而當人們的光體成長茁壯、相互支持而構成團結的力量時,就是光之島或靈魂曼陀羅的顯化;海洋與大地則是來自女神臨在的滋養與孕育的生命力(帶著萬物復興的力量),也是驅動全宇宙揚升的落地智慧的泉源。相關延伸探討,可參考筆者所寫的《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5:基督與生命之樹》一文: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9/16/20220916/

 

願玫瑰在你的十字上綻放(May the Roses bloom upon your Cross.)

 

一、轉變的關鍵進程

 

讓我們延續半年前所撰寫的《準備轉變2–昆達里尼覺醒》的第一節,關於事件與大撤離的時間進程的討論。我們可能需要先理解,觸發事件的用意是在於清理地球上的所有黑暗,並讓地球進入新亞特蘭提斯時期。在銀河歷史當中,亞特蘭提斯計畫就是在銀河系的實體層面建立光之文明,而光之文明總共有三代,第一代是在昴宿星團,後來因能量太強而無法落實到實體層面;第二代就是地球歷史中的亞特蘭提斯,這裡同時是銀河交通網絡的樞紐地帶,在光明勢力將光之文明落實到地球的實體層面後,仍被黑暗勢力滲透而終致毀滅;因此在第三代的亞特蘭提斯復興之前,所有黑暗都需要從地表上被清理掉,地球才能作為關鍵且穩定的光之點,點亮整個銀河光網格(或許也可以理解為,由於活化銀河系在實體層面的關鍵區域,而觸發銀河系的昆達里尼覺醒),這是事件發生的歷史脈絡: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7/19/20220719/

 

同時也由於銀河系是位在用來過濾和淨化這個宇宙的所有主要異常的大型撓場的中心點(目前可觀測宇宙的直徑約930億光年,這個大型撓場結構則有達5到7億光年),整個大型撓場就是主要異常的清除站,因此它的中心點(銀河系所處位置)就是在宇宙中能夠完整顯化異常與黑暗的地點。當銀河光網格被點亮時,就會是宇宙中實體層面的「光的勝利」的實現,因而能夠連帶點亮整個宇宙的光網格,觸發宇宙的昆達里尼覺醒,才會進入到宇宙的合一循環週期,也就是宇宙的揚升。相關討論可以參考筆者所撰寫的《壓縮突破–宇宙演化的轉捩點》: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5/12/20220512/

 

所以在地球歷史上,光明勢力會在每次重大星象的能量支持下,嘗試大力推動聖光事務,並解除地球的隔離狀態,因為這不只是關於地球的解放,也是關於整個宇宙的演化進程。而在1996年以前,當時宇宙的黑暗中心位於參宿七,因此光明勢力也主要將清理黑暗的行動聚焦在參宿七上,而非地球上。但直到1996年發生執政官入侵,黑暗勢力棄捨參宿七,而將所有濃厚的異常與黑暗都轉移到地球上,這阻止了光明勢力建立銀河光網格的進程,也阻止了宇宙光網格的進程,並且也導致觸發事件的用意不再只是為了「清理地表黑暗並推動第三代亞特蘭提斯」而作準備。由於地球已成為黑暗中心,事件的發生也就變成是同步將宇宙的所有黑暗全面肅清,而觸發宇宙的偽真空衰變(這也連帶導致地球的揚升計劃需要在1998年全面升級並保密)──假設現在黑暗中心仍是在參宿七,那麼將宇宙所有黑暗全面肅清而觸發偽真空衰變的這個過程,可能就不會是發生在地球,而是發生在參宿七。

 

這也是為何1996年當時的地球解放進程會急轉直下的原因,或許就是因為沒有人能夠預期到,計畫要建立第三代亞特蘭提斯的地球,居然會在一夕之間變為黑暗中心。因此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事件本身不太算是被推遲,而是事件在本質上已經徹底改變,變成是和宇宙的偽真空衰變同步進行的過程──也就是說,在地球成為黑暗中心之前,有可能並不需要等到宇宙中的所有黑暗全面肅清才能觸發事件,並且宇宙的偽真空衰變可能就會是與參宿七的肅清有關,而與地球的解放無直接關聯;但現在地球已經成為黑暗中心,那麼事件的觸發,就需要和宇宙黑暗的全面肅清同步進行,並且同步發生宇宙的偽真空衰變。

 

非為了我們,上主,是為歸榮耀予祢的名(Non Nobis, Domine,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

 

從以上的探討,我們能夠嘗試理解到「為何在1996年之後解放地球會這麼困難?為何原本的三波揚升計畫需要升級?為何揚升門戶將會永遠敞開?」,可能是由於光明勢力在過去還未能有機會充分知曉主要異常與黑暗,就算是當初在清理參宿七的黑暗勢力時,光明勢力也仍是會面對如今這種極為濃密且危險的異常。而光明勢力最早對於地球的解放及揚升計劃,也是在這種對於異常與黑暗未清晰理解的情況下而規劃出來的,當地球在1996年成為黑暗中心時,光明勢力就需要面對龐大複雜的新處境,此時對他們來說,地球的解放與揚升有著太多未知與危險。

 

直到現在解放進程來到尾聲,同時也會是宇宙黑暗的結束,整個宇宙就要進入新的循環週期。揚升門戶的永遠敞開,可能就反映著宇宙結構的巨大蛻變,因為以銀河系為中心的宇宙大型撓場將可能不再需要作為主要異常清除站來運作,而開始透過量子尺度的星門(也就是柯博拉在這次更新提到的「聖光隧道」),將銀河系所釋放的昆達里尼生命力,藉由宇宙大型撓場擴散到全宇宙,將全宇宙整合為超纏結的超光速粒子場,而銀河系的揚升門戶,也將源源不絕地提供宇宙從實體層面揚升,回歸到合一當中的驅動力。

 

而我們現在就來到了2020到2030的這十年關鍵時期,這是由「海王星運行到天王星與冥王星中間」的強大星象所帶來的影響力,這個和諧星象在500年前促成了西方的文藝復興,如今同樣的星象也將為我們帶來地球的新文藝復興,啟蒙全人類的集體意識,並推動落實黃金時代,而這其實就是邁向新亞特蘭提斯(實體層面的第三代光之文明)的關鍵一步,因此異常與黑暗勢必需要在這十年(尤其是2025年,星象來到鼎盛時刻之前)被肅清和療癒: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0/05/06/portal-2025/

 

2020年與2030年是如此重要,其中2020年發生了太陽系內的13個會合週期、及木星-土星-冥王星在水瓶座的三星合相,每個星象都在當年為地球持續帶來轉變的推助力(例如在年初,進入壓縮突破相轉變的第三階段;在年中,開啟太陽系的揚升門戶,並終於清除所有電漿頂夸克炸彈;在年尾,重啟雷神之鎚行動),並讓地球正式進入水瓶座時代;而關於2030年,則是銀河脈衝波到來的最後期限,因此可以推論銀河脈衝波(導致地球極移與揚升)的發生,也會與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和諧星象能量場相配合: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12/10/make-this-viral-age-of-aquarius-january11th-12th-2020/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12/ascension-plan-update/

 

當光明勢力在2016年初肅清奇美拉用來完全掌控太陽系的主要防線「古柏環基地」(可參見筆者的《2012後的地球解放戰爭紀錄》一文)後,柯博拉終於能夠公開從1998年就開始保密的揚升計劃(包含說明了實行星際交流區與光之島的時間點)。當時間逐漸來到2020年,但事件仍未發生,由於2020年的多重星象及水瓶座時代能量有著讓局勢加速突破的可能性,因此光明勢力就曾在2020年之前,為了因應局勢的變化,而要在2018年嘗試推動星際交流區計畫(這原本是在事件過後、第一次接觸前才會開始的計畫,讓光明勢力開始直接聯繫某些人類),以及在2019年嘗試推動光之島計畫(這原本是在第一次接觸後,由光明勢力協助地表人類建立光之社區,為集體揚升作準備才會開始的計畫)──由此可知,光明勢力在當時是感到時間緊迫的同時,也在試圖努力突破地表世界的僵局,但由於太過濃密的主要異常、黑暗科技的打壓、以及光工的意識水平尚未能充分支持這個過程,後來這兩項嘗試都沒能進展下去: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6/03/07/2016-3-7ascension/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3/18/contact-3/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4/24/16-17-march-2019-budapest-hungary-1/

 

 

由於星際交流區計畫與光之島計畫未如期開展,僵局持續到2022年初,對於黑暗勢力的清理進程才終於來到讓柯博拉能夠公開更新後的揚升計劃,也就是在銀河脈衝波到來之前,不再有三波揚升,而是在第一波揚升時,人類就需要進行大撤離。而如今我們已經來到2023年初,距離2025年只剩大約兩年的時間,除了時間已經逐漸壓縮,事件後會需要開始迅速在全球各地落實星際交流區計畫及光之島計畫以外,還有一些面向可能也需要我們多加留意,筆者將其整理如下,供有意願研討因應對策的光工夥伴們參考:

 

1. 地表人類(可能也包含光工)由於長期被社會多重編程,在社會的巨變發生時可能會觸發內心的強烈警戒與混亂(例如覺得生活規劃被打亂、以為地球被入侵、傳媒/政治/教育/宗教等相關工作者及順從者的信念被衝擊或崩潰、被壓抑的情緒與創傷開始大量浮現、可能有一種要被迫推動社會改革的恐慌……等情況),當人們是處在這些反應及慣性之下,就可能相當不容易合作,此時光明勢力可能就需要直接且全面地介入,而針對人類這些反應的療癒過程,也可能將需要用上並不算短的時間來進行。

 

2. 地表人類(可能也包含光工)不僅要得知全部真相,還得面對2年內就要進行大撤離的心理衝擊,這可能會在人們有第1點的內在反應之下,又多出了很快就必須離開地球(捨棄熟悉的環境與生活)的急迫感,這種急迫感也可能會觸發人們的末日恐慌。不過若是事件發生之前,矩陣已被解除且植入物已經清理到不再有太強烈的作用時,可能人們被觸發的混亂與崩潰程度會下降。

 

3. 由於地表人類在2年內就要大撤離,除了意識水平已達到能夠開始建立光之社區的光工之外,絕大多數地表人類可能難以經歷在地球建設星際文明的過程,而這可能也會改變第一次接觸的用意及時間點──也就是說,人們將會是為了準備大撤離而需要及早認識和接觸正面外星存有、外星科技與外星環境,而可能較難再以地球人或特定國籍的身份慢慢達成共識之後,為了共同建立星際文明才進行第一次接觸。

 

4. 由於時間緊迫,事件發生後可能就要迅速開始籌備光之社區(正面分離文明)的建立,這時的光工與光明勢力都會需要與人類集體意識的混亂相制衡,而且柯博拉曾在2021年提到有一部份女神能量網格在2019下半年到2020年瓦解,錨定在地表的女神能量已經比前幾年更少,甚至在去年底的巴黎揚升會議也提到,地表目前的女神能量趨近於0。在地表世界的女神意識(慈愛寬恕、相知相惜、真誠互助)尚未全面開展的情況下,這場社會巨變可能會比較缺乏溫柔和緩的品質,而需要光明勢力的大量支援與護持,光工也需要在混亂中穩定自己的意志與行動,同時學習真正落實女神意識到自己的生命當中: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3/27/interview-de-cobra-histoire-occulte-de-la-france-et-retour-de-la-deesse/

 

5. 現在仍有相當大量的星際種子在沉睡,而光工自身也可能缺乏對自己內在的陰暗面、心結與創傷的療癒和整合,甚至可能還沒意識到自己受多重編程影響的程度有多深。從2012年至今的這十年來,光工之間的相處也可能由於各種衝突、誤解、不健康的互動模式,而導致光工之間也難以用帶有真實情感連結的內在品質來互助合作,並可能就只習慣維持在某種表層的、甚至偽裝下的和諧(但只要我們願意理解這是在編程社會當中,雙方都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而發展出這種狀態時,就能試著去面對和轉化它),這或許正是光工要建立光之社區時,仍需要陪著彼此一起面對與突破的處境。

 

6. 從事件發生到第一波揚升的這段期間,地表世界會需要在基於上述5種狀態並行的情況下,於兩年內能夠有2000名光工在世界各地的光之島做好準備,雖然2000位的人數不多,但這仍可能會是一項不容易的挑戰(尤其參與建設光之島的光工需要達到一定的意識水平,這也與第5點提到的光工彼此所需要突破的處境有關,這將在下文進行討論),也由於這樣的緊迫性,以及在去年中旬,地表光工網格的崩潰,讓筆者只能大致猜想,事件之後的光工會需要先專注心力在自身及彼此的療癒,所以地表世界可能需要在光明勢力迅速且全面地積極介入之下,將主要由光明勢力推動對於地表人類的真相傳遞、引導與療癒的大量工作,此時的光工們可能就傾向是輔助的角色: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8/15/planetary-situation-update-12/

 

7. 最後就是,柯博拉曾在2016年公開揚升計劃時提到「地球上身心靈修養最好的人類大概要用好幾年的時間才能通過完整的揚升修行,而其他人則需要更長的時間」,這似乎與現在只剩下2年時間來準備第一波揚升,有著一些時間預期上的落差,所以是否光明勢力會基於到時2000名光工的揚升修行進度來延緩銀河脈衝波到來的時間點,是我們在事件過後可以留心的部分。

 

兄弟之愛,濟世與真理(Brotherly Love, Relief and Truth)

 

柯博拉其實在2014年就曾構思過,人類有可能還沒有足夠能力制訂好計畫並讓轉變平穩發生,因為就算是各團體的領導人之間的合作水平也都很低,因此可以預期,只有當人們在事件發生時,看到具體的成果、確鑿的證據,感受到光明與願景的到來,才會真正覺醒並合作,靈性成長也將會毫無阻攔地發生: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4/08/26/rob-potter-5/

 

儘管如此,柯博拉仍在2021年底提到「人類在地球解放的過程當中有我們必須承擔的工作」,光明勢力可以提供許多有力的幫助,但人類與銀河種族仍需要透過互助合作的夥伴關係,才能實現地球解放。只是要達成這樣的互助合作,我們仍必須先從人類彼此之間的友愛團結開始做起,因為銀河種族的意識水平與人類的意識水平有著相當大的落差,我們可以試著想像,若人類之間都尚未能真心交流、互相理解並團結起來,我們又如何能夠與銀河種族互助合作呢?而這就是我們人類在準備轉變的過程中,需要為自己承擔並學習成長的責任了──這就是為何,我們不能只是等待事件發生,因為人類之間的互相理解與平等友愛的合作意識,對現在的我們來說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12/07/4242534/

 

二、回歸健康的宇宙

 

事件不只是地球的轉變,也是銀河系、整個宇宙的轉變,由於這樣的狀態,「事件是全球集體意識、銀心、我們接收銀河能量的數值這三者之間主動交織而成的結果」,我們人類的意識水平也帶有觸發事件的影響力。那麼能夠加速促成事件所需要的意識水平是什麼?其實就是當我們透過意識與銀心互動時,所會感受到的那股「宇宙大愛能量波」,這個「大愛」的品質,就是慈悲、寬恕、平等友愛的基督意識(菩提意識),同時也是柯博拉在這個月更新時所提到的來自菩提層的正面靈性能量: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07/26/galactic-wave-of-love/

 

大愛意識就是我們心輪的力量,這個力量能夠讓我們連結靈魂,促成昆達里尼覺醒與第三隻眼開啟,進而突破過去受限於自己個人的視野,來到與眾生、宇宙同在的寬闊意識,而這也是引導並支持著我們反轉編程、解除隔離、並正式踏上揚升道路的力量。柯博拉也曾明確提過「事件之後,地球就會進入正式的揚升進程」,由於事件是轉化所有黑暗與異常的過程已來到一個臨界點(也就是「光的勝利」到來),這其實就呼應著,筆者在《聆聽靈魂3–生命的健康法則》當中所說的,當我們療癒落地世界的異常(對應下三輪的陰暗面),神聖的種子完整落地(觸發事件)之後,就能開始向菩提意識發芽,而正式進入修行的里程碑,也就是「揚升」(心輪與上三輪的整合):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7/17/planetary-ascension-process/

 

也就是說,事件的發生就如同我們的人格破除自我侷限而與靈魂(或宇宙靈魂Alaya)重新連結,只是這變成是發生在星球尺度下,落地世界(包含物質層、星光層、心智層)的隔離狀態被解除,而能夠與菩提層重新敞開連結,並整合到銀河光網格、宇宙光網格的寬闊意識當中。當我們的人類意識在地表上越是與這股銀河大愛能量相共鳴,我們就越是能夠促成落地世界隔離狀態的解除,並且順勢開展自己與地球的揚升進程。

 

事工釀成甜蜜的本質(Amal misazad yak zaati shirin)

 

從以上的探討,我們能夠嘗試理解到「為何地球的解放會這麼需要女神臨在的支持?為何我們需要堅持落實薔薇聖女團(玫瑰姐妹會)?為何光工們需要願意互相傾聽、理解、寬恕,進而學習如何相知相惜地團結合作?」,因為這些努力落實女神臨在、真誠溝通、情感連結的過程,都是在與大愛能量共振而促成事件、以及讓自己和地球為揚升做準備時,所必須要達到的門檻。並且當我們真正願意開始以靈魂的純真良知來互動(這種基於靈魂的互動,是無法透過通靈來培養的,而是透過我們內心的純真,嘗試學習以平等、友愛的方式,來建立真實的情感連結與共同成長的關係),我們就已經在逐漸顯化靈魂家族制的生活,而這就是在為自己能夠進入到光之島之前,所要逐漸達到的意識水平。

 

嘗試落實這些大愛能量到意識當中,其實也都是療癒和理解主要異常的一環(因而能夠幫助清理主要異常),因為我們會在這個過程當中,學會面對和理解自己與他人的編程及陰暗面,這些編程和陰暗面就是過去我們的意識和主要異常互動之後所顯化出來的扭曲或創傷,所以當我們療癒它們時,我們就是在轉化主要異常。

 

此過程所依循的是「健康法則」這個宇宙的共通語言,解放地球的過程就如柯博拉所描述的「這個星球就像是健康身體中的癌症細胞。我們不得不療癒這個星系的最後一個癌細胞……地球是黑暗勢力的最後的據點」,地表世界的微型黑洞、僵化矩陣、反生命的主要異常,就是宇宙這個整體當中所存在的癌細胞,唯有地球被療癒了,整個宇宙才能回到完整和諧的健康狀態,才能開始在有昆達里尼生命力的支持下揚升: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2/07/03/07/

 

所以當宇宙不再有主要異常(包含量子異常與次量子異常)時,整個宇宙都會回歸到健康平衡的基礎上,開展出與過去的生命機制全然不同的方式在運作。過去的宇宙生命體(從137億年前的宇宙大爆炸至今的舊宇宙循環週期)是在不健康的狀態下,嘗試驅動著所有能量與智慧,來解析和療癒主要異常,這類似於當人體生病或受傷時,我們身體的智能會自發啟動自我淨化、修復和療癒的功能;而當偽真空衰變(與事件同步)發生後,宇宙生命體不再有異常與黑暗,而開始能夠將能量與智慧運用在源源不絕的美好創造,並在生命力的驅動下健康地成長茁壯,直到回歸無限的合一。

 

宇宙回歸健康平衡狀態的第一步,就是在轉化掉所有賽特隧道(沒有與更高維度連結的蟲洞,相當於癌細胞的組織結構)後,能夠開始完整建立由聖光隧道(與更高維度連結的蟲洞,又稱為聖光門戶,相當於健康的神經傳導系統)所構成的超纏結的超光速粒子場,並從宇宙中央太陽釋放出速度無限快的超光速粒子,就能透過這些超纏結的聖光隧道傳遞到全宇宙所有角落,而這次的銀河脈衝波就會挾帶著超光速粒子,在地球帷幕移除之後,進入到地球當中,讓全地球的眾生重拾健康和諧的生命力: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6/09/28/2016-9-28untwine-taiwan-patrick/

 

新的永恆唯有在新王國的守護下共存共榮(Das neue Äon kann bloß bestehen und gedeihen unter dem Schirm des Imperium Novum.)

 

筆者在《聆聽靈魂3–生命的健康法則》整理關於長生不老的奧秘時,有提到柯博拉所分享的三個要點,其中關於「逆轉粒線體」的部分,柯博拉也曾在2015年的訪談中說到「如果有正確的因素結合,速子(也就是超光速粒子)就能引起線粒體(也就是粒線體)逆轉:適當濃度的速子,線粒體主人適當的意識水平,適當的營養等等」,也就是說,要達成長生不老,關鍵在於地表世界的環境需要有充分的超光速粒子(這需要在地球帷幕移除後才會發生),而當我們來到心輪開展的菩提意識水平(下三輪的阻塞都已清理,且活出靈魂的純真心性,以女神的溫柔慈愛來善待彼此的身心),就能讓人格能量體足夠流暢與敞開,而得以充分接收和運用環境當中的超光速粒子,再搭配筆者在上篇文所整理到的「高頻高品質的每日膳食」(這些食物本身也充滿生命力,而不再受主要異常汙染),就能帶動起粒線體的逆轉,返老還童、青春永駐。

 

由此可知,衰老與死亡,其實在健康平衡的宇宙光網格當中是不會發生的事,因為作為主要異常的一種顯化形式的「熵值」(混亂的程度),都會被和諧的向量平衡時空場(三維生命之花)所轉化。也就是說,在事件(偽真空衰變)發生之後,當全宇宙建立起超纏結的超光速粒子場,我們首先可能會體驗到的就是「所有創傷都會被療癒,所有生命都不再匱乏」。

 

在2017年中旬,由於光明勢力在當時清除了一顆黑暗魔石(這顆黑暗魔石嚴重扭曲著全宇宙的平衡,清理黑暗魔石是觸發偽真空衰變的關鍵環節),銀河系在那段期間也展開了針對殘存量子時空異常的修復工作,讓佩洛瑪完全療癒了大部分的銀河身體當中因為數百萬年的銀河戰爭而留下的創傷──從這段歷史就能知道,當全宇宙回歸健康平衡時,那種療癒的力量會是非常強大而徹底的: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7/07/30/short-situation-update/

 

當所有生命都不再有創傷與匱乏時,每個生命也就都能夠在超光速粒子場的支持下,活出真正健康、完整、獨立的個體(神聖自由意志的完整彰顯),而不再需要存在著以寄生(剝奪其他生物的生命力)為生存形式的生命體,所以病毒、寄生蟲可能都將不復存在,使萬物都能體現真理法則;同時所有生命也都能夠真實感受且淌洋在宇宙的大愛能量當中,這讓我們的心輪(靈魂)與性能量(生命力)保持健康連結,支持著所有我們想要顯化豐盛的心之所向(玩樂、情愛、理想)而開展的行動力與創造力,使萬物都能體現愛的法則;如此一來,每個生命也都自然能夠真正活出眾生平等與善待彼此的真諦,所有生命也都能維持在靈魂的純真與青春喜悅,使萬物都能體現喜悅法則──這就是宇宙的昆達里尼覺醒時,所帶動出來的神聖男性、神聖女性、神聖小孩的三位一體力量,並真正實現了「全宇宙的有形天堂」,驅動著萬物的揚升與合一。

 

也由於主要異常肅清之後,宇宙的高維度與低維度之間不再有黑暗或扭曲的二元區隔,來自靈魂的力量與自由能量將可以在落地世界以最有效率的方式運作,而不再受到強烈阻礙或耗能(這將支持我們在宇宙中有可能創造出任何一種最有效率的正面科技,因為不再有主要異常的干擾了);與此同時,落地世界的眾生也能更加順利地和高維世界連結(這最初是發生在2019年的聖光回歸門戶冥想達成臨界質量的時候,宇宙中央太陽在137億年來的宇宙歷史中,首次能與物質層面的眾生開始形成直接的連結,並且這也讓宇宙中央種族來到太陽系協助解放),或許在宇宙發生偽真空衰變之後,全宇宙的眾生都能逐漸透過超纏結的超光速粒子場,而和宇宙中央太陽建立起直接的連結,進而使全宇宙的眾生都直接受到聖光的引領、回歸合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5/12/20220512/

 

「這個過程的一個重要步驟是在2023年的4月底到5月初在地表世界開啟一個巨大的能量門戶」,透過筆者在上文的整理,我們可以理解到為何這次建立超纏結的超光速粒子場的門戶,會是這幾十年來最強大的能量盛事,因為這直接關乎到整個宇宙的揚升,也是整個宇宙的全面重置(不再聚焦能量與智慧在轉化主要異常,而是開始用在創造所有最美好可能的行動上)。若讀者想了解過去曾開啟過哪些能量門戶,可以參考筆者所彙整的《地球揚升進程的重大門戶彙整》: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4/16/apocatastasis/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1/19/20210119-01/

 

 

三、揚升與全面重置

 

揚升本身是一個遠大的進程,就算已經達到揚升(即阿羅漢或菩薩的菩提意識水平),在這後面還有很多整合的道路,例如佛陀所處的涅槃意識水平,就與新進揚升大師的意識水平有著相當大的落差,「修道之人得花一段時間才能夠揚升到佛的境界」。對於宇宙來說也有著類似的進程,從我們這宇宙在「偽真空衰變」之後正式踏上祂自身的揚升開始,直到變成「合一彩虹模糊球」(囊括天地萬物,萬象歸一),至此全宇宙已完整顯化出「超越時空的純粹愉悅和享受」,這個過程就可以類比為「從菩提意識演化到涅槃意識」的這段道路: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9/30/2022-cobra-interview-by-wlmm-igag-pfc-japan-officia/

 

宇宙在過去的這137億年以來,於較低維度所演化出來的所有落地眾生(包含所有粒子、生物體、星體),都是在體現著對於主要異常的理解與轉化的過程,這個過程就相當於宇宙自身的煉金旅程,其實也就是宇宙在達到「心輪的活化,進而能夠昆達里尼覺醒與第三隻眼開啟」之前,所不斷療癒和整合祂自己的下三輪的過程,宇宙的下三輪就是物質層(海底輪)、星光層(生殖輪)、心智層(太陽神經叢)──也就是說,宇宙過去的137億年,全都用來面對和轉化祂位於下三輪的陰暗面(主要異常),也透過這樣漫長的過程,如今宇宙才能來到祂自身演化的里程碑,也就是菩提層的正面靈性能量完整落地(心輪活化)、激活全宇宙的光網格(昆達里尼覺醒)、理解所有主要異常後而引領全宇宙回歸合一(第三隻眼開啟),這便是宇宙正式開始從祂的揚升之旅啟程。

 

在偽真空衰變之後,宇宙就不再是煉金熔爐,而是逐漸轉化成為完整運作的光體(純淨的聖杯)。我們現在所經歷的人格陰暗面的轉化,就是這個宇宙過去137億年的縮影,所以我們所有眾生(不論是身在高維或低維)在演化成長的過程中,都可能會需要經歷這段整合陰暗面的煉金旅程,直到達成心輪活化的里程碑,才會逐漸轉化成為完整運作的光體,開始正式走上揚升的進程──所以,我們沒辦法跳過對自己陰暗面的全面整合就開始揚升,對於這段煉金旅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筆者所撰寫的《真誠溝通經驗分享4–人格的煉金術》: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8/19/20220819/

 

柯博拉曾經說到一個相當關鍵的內容「事件之後,準備好踏上揚升修行道路的人們可以使用揚升艙。前提是他們的意識水平已經高到他們的肉身準備好接受揚升艙的洗禮」,也就是說,揚升的過程雖然有科技的輔助,但要能夠讓自己準備好接受這項輔助,所需要的是我們的意識水平要足夠高: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11/01/2022-cobra-interview-by-wlmm-igag-pfc-japan-officia-2/

 

這個意識水平就是「菩提意識」,也就是讓我們的人格(物質體、星光體、心智體)能夠完整體現靈魂菩提意識中的三位一體(良知、感知、覺知),而為了完整體現靈魂的三位一體力量,人格就需要走過他自身的煉金旅程,療癒和整合物質體、星光體、心智體的陰暗面(前三階的靈性啟蒙),持續提升意識水平,直到來到第四階啟蒙的里程碑時,就能透過揚升艙將人格轉化為光體──關於靈性啟蒙的各階段的大致說明,可以參考筆者所彙整的《真誠溝通經驗分享》與《女神奧秘2–靈性啟蒙與靈魂家族制》: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5/21/20210521-01/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1/05/22/20210522-01/

 

 

讓我們再次回到宇宙的視角,宇宙在過去137億年的演化,就是嘗試將靈性與靈魂能量逐漸落地,唯有如此,宇宙才能慢慢完整地認識祂自己(我們的人格也是要經歷過煉金旅程才能完整認識自己)。所以在宇宙創世之初,當最高維度的存有首先被創造出來時,「(雖然祂們的存在)水平非常、非常地高,但是他們對於宇宙的運作模式幾乎一無所知。這就是生命演化的開端」──也就是說,維度的高低不等於意識水平演化的程度,這不僅適用於正面銀河種族,也適用於宇宙最高維度的存有: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11/01/2022-cobra-interview-by-wlmm-igag-pfc-japan-officia-2/

 

高維與低維都是平等的、宇宙與人類也是平等的,這正是「眾生平等」的真諦。「精神的進化不是由維度規定,而是根據我們與源頭的整合水平而定,這個整合水平可以顯化在任何維度」,所以只有實際走過自身的煉金旅程(不斷理解和整合自己的落地面向)的存有,才能到達菩提意識這個里程碑而揚升,對於這個宇宙、以及所有高維存有與低維存有來說,都是如此: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2/09/20220209/

 

這也是為何,雖然宇宙中有無以計量的高維存有(包含宇宙中央種族、銀河中央種族、天使、正面銀河種族),但整個宇宙卻只有「數以十億揚升的存有」: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4/11/05/untwine/

 

因為「揚升」無關乎這些存有身在哪個維度,就算是最高維度的存有,也不表示祂已經到達阿羅漢果位(具備菩提意識)並揚升,因為祂們仍必須理解和整合與祂自己切身相關的落地性,並從祂的個體存在擴展到與所有維度的眾生都有著平等且友愛的連結。例如宇宙中央種族直到2019年,當宇宙中央太陽透過地表光工的集體冥想而產生直接連結時,才來到太陽系協助解放,並從這過程中理解到落地世界的異常與黑暗,這也是順勢讓這些高維存有意識到與祂們切身相關的落地性,因為「宇宙的一切都有關聯。直到地球問題解決之前,整個宇宙的進化是減速的」: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6/03/04/2016-3-4-essayenya-mosteenya/

 

因此這也是為何,「在所有的造物層面都有可能揚升(Ascension is possible from all planes of creation.)」,因為對於任何維度的存有來說,祂們都需要走過自身的煉金旅程,才能真正領會並來到揚升的門檻「菩提意識」: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6/09/29/2016-9-29-pfc/

 

 

從以上的探討,我們能夠嘗試理解到「為何地球解放的經驗對於整個宇宙的演化來說至關重要?為何地球的三波揚升會讓宇宙進入新循環週期?宇宙的揚升與全面重置究竟意味著什麼?」,因為地球是這個宇宙中唯一完整顯化所有黑暗與異常的地方,尤其是在1996年(次量子異常開始暴衝到宇宙中)之後身處在地球黑暗中心的眾生,是實際體會過這些黑暗與異常的存有,例如強化的植入物與升級的矩陣編程的多重打壓,因此這些地表眾生的意識當中帶有能夠完整理解所有主要異常的潛能,當這些眾生順利揚升的數量達成臨界質量,那麼對於主要異常不同面向的體驗都會被轉化為真正的智慧理解,而整合到「宇宙心智」(Mahat)當中。

 

更重要的是,這些在1996年之後揚升的地球眾生,也可能將會是這個宇宙揚升與合一進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基於祂們完整落地的靈性智慧,協助所有維度的存有去經歷祂們自身的煉金旅程,並且在宇宙的揚升門戶永遠敞開的情況下,與神聖本源共同陪著宇宙中全部眾生,最終揚升到合一當中──這或許將是新的宇宙循環週期所要踏上的道路。

 

那麼宇宙的全面重置是什麼呢?其實就是高維與低維進行全面整合的過程,如同我們的靈魂與人格在互相合作之下進行全面整合而轉化為完整光體的過程,這個宇宙的高維存有與低維存有也將經歷互相理解與整合,進而在高維與低維的合作下,共同轉化成為整個宇宙的光體──也就是「巨大的合一彩虹模糊球」。

 

而促成高維與低維進行連結、整合的樞紐,就是這個宇宙、以及我們每個眾生的「心輪」(菩提層與菩提意識),宇宙中的一切眾生都會透過彼此心輪的活化,而得以產生真實且深刻的情感連結與合一(真正的跨維度存有之間的相知相惜)──這正是煉金術的三個階段「解析→純化→調和」當中的「調和」階段,也就是以心輪(基督意識或菩提意識)來建立自己與一切眾生的真誠情感連結。此即筆者在《宇宙能量層面的奧秘知識5:基督與生命之樹》當中所提到的,基督大愛能夠調和所有對立(包含主要異常所造成的所有對立),因此可以說,活化的心輪是促成萬物復興、點亮眾生光體的奧秘: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2/09/16/20220916/

 

我在玫瑰十字勝利(Mea Victoria in Cruce Rosea)

 

我們人類歷史當中由光明勢力與揚升大師所引導和建立的純正的兄弟會與姐妹會,其實就是在落地世界的環境中,嘗試建立這種眾生彼此之間既平等又相知相惜的真實情感關係,而這也是落實靈魂家族制、以靈魂之間的內心連結而顯化出「永恆的家的歸屬」(新的永恆與新的王國)的一種方式。當我們人類的集體意識來到能夠發展星際文明、與銀河種族交流時,我們就需要學習將自己在落地世界所體驗到的兄弟姐妹的情誼,向更多的眾生擴展,直到以這種眾生平等及真實情感連結的意識水平,來共同顯化創造出「宇宙大家庭」(世界大同)的願景。

 

以上內容是筆者在這段時間統整柯博拉的資料以來,同時基於自己的體驗與直覺,所逐漸拼湊出來的視野,在這些未來的可能性尚未發生之前,或許都可以說只是一種猜想,讀者可以依循自己的內在指引,來決定如何看待這些內容,並做出自己的行動,期許我們在事件到來時,都能為美好的時代轉變做好準備。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提供店家發票愛心捐贈碼【144000】

🌿一起來捐雲端發票吧!台灣地區【協會愛心碼】上線&相關申請教學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23/01/16/20230116/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首頁
下載
課程
報名
捐款
聯絡
跳至工具列